敢于独出己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Yujian Dare to be different & independent... (何裕建,yujianhe@hotmail.com)

博文

奥林匹克公园的命运虚拟:可否作大学校园?

已有 3576 次阅读 2009-2-21 02:47 |个人分类:随思随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校园, 奥林匹克公园

又是奥林匹克公园的话题,因每天路过,触景生情吧.

今早上上班的校车上,一路海聊, 说到奥运会鸟巢等场馆的后奥运管理, 现每年的基本维护费, 据报道,仅鸟巢是每年7千多万元,资金压力很大.

毗连奥林匹克公园的单位是中国科学院的多个研究所, 之前在917大楼的几个研究所(如地理与资源研究所,遥感研究所,遗传研究所等)就在大屯路上对着公园中轴线的地方(名叫洼里南口), 为了奥运移到了大屯路西边(南沟泥河). 从洼里南口啦,南沟泥河啦可以想见当年这一带有多么的低洼和泥泞不堪以及渺无人烟.

听老一代学者/科学家们介绍, 早在50-60年代,中国科学院经政府批准就计划在相当于现奥林匹克中心公园建立科学院研究城. 老917大楼就是那时建起来的第一个楼.后由于各种原因,这个科学城的规模没有建立和发展起来. 但在周围也陆续聚集了多个著名的中国科学院的研究所,如中国科学院感光研究所, 90年代从中关村搬来的生物物理研究所、地球物理研究所和更后搬来的微生物研究所与动物研究所等等. 这些研究所都在大屯路上. 加上南边的大气研究所和微电子研究所等,已形成了很有规模的中国科学院北郊研究中心. 这已有的十几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从西边和南边以C字形围着鸟巢和水立方及其附属楼群(如运动员村,新闻中心和中国科技馆等)和设施.

中国科学院经国家发改委批准,计划近年投资20余亿元在怀柔雁栖湖边为亚洲最大的研究生院、中国成立最早的研究生院--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在校研究生三万余人)建立一个新校区.

车上老师们突发奇想, 说为什么不可以就将鸟巢和水立方及其附属楼群(如运动员村和新闻中心等楼)和设施加上奥林匹克公园作为中国科学科学院研究生院的新校区?  鸟巢和水立方可作学生的体育场, 运动员村作学生公寓/宿舍, 奥运会的新闻中心和国家体育馆等楼作办公楼和教室, 新中国科技馆和周围的研究所作为学生理所当然的科技活动基地.七星级的盘古大观宾馆为了体现对知识的尊重,就作为学术交流中心和专家招待中心吧, 至于整个奥林匹克中心公园和国家森林公园嘛,就作为大校园吧...无需多大改动和成本,一个规模宏大马上可基本运行的大学校园就横空出世了! :-)

这与奥运场馆建设之初,在若干著名大学内分别建有不同功能的场馆的美好动机是一致的. 这地原本就是国家多年前就承诺建科学城的,现奥运大功告成,连场馆带地"归还"原主也就顺理成章了. 何况中科院本来是国家科技队,国家的事情, 肉烂也烂在锅里,里里外外合情合理.:-)

计划投资在怀柔雁栖湖边建新校园的20余亿元就来作这新校园的维护成本吧, 以每年一个多亿算, 可用20余年呢. 如以基金形式操作这20亿,用每年8-10%的回报就可支付奥林匹克新校园的日常维护费了,哈, 更没事..:-)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教育是国家发展之基石, 国家如真能为作为国家科技队的中国科学院在这建立一个集大学和研究所为一体的科学城,真就圆了近半世纪前政府和老一代科学家们的梦了!

如真能如此, 这可能将是我国最好和最得民心最能得到回报并有深远影响的扩大内需的投资行为之一了...有什么比为国家的科技实力和民族素质的提升更重要的投资呢?

届时, 作为大学校园的奥林匹克公园从实现了中国百年奥运强国梦的任务转换成科技强国梦的角色,为物尽其用更上层楼...

届时, 百年奥运的精神将无形中更能影响校园中的每一个人,或学生或参观者,并将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重大贡献,并将随着学校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直至永远...

届时, 作为大学校园的奥林匹克公园将很有人气,来参观的人只会更多...社会和经经济效益包括政治效益等将不可估量...

此为奥林匹克公园后奥运的命运虚拟之一,权作为科学院人的另一新梦吧,都半夜了,晚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310-216305.html

上一篇:消费不足抑或消费过度?
下一篇:美国解决交通拥堵的“朝三暮四”方法

3 谭宝林 魏东平 GreenBean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7 03: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