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homore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phomores

博文

教学自由的前提是学术中立

已有 2524 次阅读 2014-4-9 10:26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问卷调查反馈与反思

我之前让学生做了关于本门课教学情况的问卷调查。所以这次课一开始,我向学生大致反馈了问卷调查的结果。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学生对我的教学方式(学生首先看重的是老师的教学态度)和教学内容持满意态度。而学生对改进教学方面的主要意见是增加课程内容的趣味性(63.6%),教学方式的多样性如增加图片和视频资料(40.9%),语言表达需要更清晰流畅(13.6%),增强课程内容的启发性(11.4%,学生觉得教学内容具有启发性,但信息量偏大,跟不上节奏),增强师生间的互动(6.8%)。通过调查我发现两个有趣的现象。首先,学生不认为师生互动是最需要改进的。作为老师我觉得师生间的互动对教学很重要,但是学生却觉得教学过程首先要有趣,互不互动倒是其次。另外,学生对课程的满意度与教师的教学方式具有正相关性,而与教学内容不存在相关性。

当然,这样的调查结果是否完全客观存在疑问。学生会不会因为老师的原因(问卷结果自己反馈给我本人)而做出一些“唯心”甚至“讨好”的选择。另一方面,参加调查的学生只有44个,未来上课的学生又是什么原因?(是刚好这次课没有来还是好几次课都没有来)。不管怎样,我觉得反馈的信息还是有价值的。首先在教学内容上,强调启发性的同时兼顾趣味性,内容尽量生活化,用学生容易理解的方式呈现。在教学方式方面,需要更多样性,讲授之余增加讨论提问环节;适当增加一些视频材料(尽管学生在这方面有较强的需求,但也不能一味将就学生,视频等影像材料只是教学的辅助)。之前的课堂上师生互动比较缺乏,但为什么学生不觉得增强师生互动是最重要的?我认为,在传统教育下学生习惯了听老师从头讲到尾。而课堂互动则需要学生的积极参与,需要进行即兴思考和表达。中国学生不喜欢轻易表达自己观点,顾虑自己的观点不够独到深刻,害怕遭受质疑和嘲讽。他们总是希望在思考得非常全面时才将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而这时课程已经进行到了下一个环节。反思自己做学生的经历,这些心理在我身上同样存在。改变这种状况,需要调动学生的积极性,鼓励他们多表达自己的观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同时要让学生学会尊重他人表达的观点。鼓励质疑,但态度要真诚。表达与倾听,质疑与辩驳,整个过程是一个即兴的过程。一个人在即兴时的表现最能反映其基本素质。这个素质当然是可以锻炼的,如果怕出丑不锻炼,就很难提高。在调查中,学生反映老师语言表达需要改进。我之前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学生的反馈让我更确信需要重视这个问题。自己要利用好这学期上课的机会提高自己。

 

教学自由的前提是学术中立

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他说得真是深刻!尽管这门课的主要内容是关于近代中国大学的历史,但我会在上课过程中不自觉地涉及到对当下中国大学生态的评价。当然,这也刚好符合学生希望课程内容联系现实的要求。为了让学生便于理解,我尽量举学生身边的例子,尤其是他们所在大学的例子。我希望学生能通过我举的一些实例反思他们所受的教育,反思他们所在的大学,反思他们究竟是怎样一种处境。这一讲的内容是国立中央大学。国立中央大学的前身是国立东南大学。郭秉文是国立东南大学时期非常重要的一个校长。他对东南大学的一个重要贡献便是引进了美国大学的董事会制度。但遗憾的是这一制度后来并未在中国的大学中生根发芽。这里我就向同学解释,美国大学的董事会究竟发挥着什么作用,当时的东南大学在哪些方面进行了借鉴,取得了怎样的成绩。这样再进一步引导他们思考:他们自己所在的大学同样存在董事会,那么这个学校的董事会又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董事会的成员构成怎样,董事会与学校关系怎样?很显然,独立学院的董事会无论是和民国时期东南大学,还是与现在美国大学的董事会都非常不一样。中国的独立学院虽然号称是一种新型的体制,但它新只是新在表面,骨子里到底有多新这个是不好讲的。

国立中央大学的命运是悲剧性的。1949年后,这所学校先是更名为国立南京大学,后来去掉“国立”二字;到了1952年院系调整,这所学校就彻底被解散了。在台湾,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复建了国立中央大学。虽然现在大陆的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江苏还有几所大学)都和中央大学有着一定的关系,但割裂的历史想要修复谈何容易。而正是一样一所学校,在1948年普林斯顿大学的世界大学排名中,超过日本的东京帝国大学(现在的东京大学)大学成为亚洲第一。这不仅让人感叹,如果这所大学——不仅是国立中央大学,还有民国时期其他一些优秀大学——能保持原来的传统继续发展,那现在中国的大学该会是另一番景象吧。然而历史不能假设。历史留给我们深思的是政局动荡与学府命运间的关系。

我发现一引申课程内容,发散的东西就多了。而我在联系现实时,又不自觉地展现出批判的视角。这个时候我不仅是单纯的传授知识,还在向学生“灌输”自己的观点。凡是观点都是带有一定倾向性。我需要反思自己在阐述自己观点时是否恪守了学术中立的原则。是否在表达自己观点时,同时也把相关甚至相反的观点都告诉学生,然后让学生自己判断。我突发觉得,做老师可能对某些人来说是一种诱惑。老师拥有一个能充分表达自己观点却较少受约束的舞台,他能通过深而广地影响学生而获得一种满足感。现实中当然有一些限制老师课堂言论的极端个案。但是我觉得,在一定限度内,教师在课堂上的表达还是相当自由的。这就需要教师有很高的职业操守。如果教师自身缺乏自律、罔顾学术中立原则便会为外部力量干预教学提供借口。所以教学自由的前提学术中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97956-783306.html

上一篇:学生评教的首要目的是改进教学
下一篇:私立而非私有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8 10: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