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homore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phomores

博文

拥有知识积淀和生活阅历才能讲好故事

已有 2368 次阅读 2014-4-2 14:55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今晚是我上的第二堂课。这一讲的主题是“蔡元培与民国初年的北大”,主要分为三个部分:蔡元培之前的北大;蔡元培改革北大;北大与五四运动。本讲重点内容是第二部分,而第三部分由于涉及的内容相对复杂,难以详细展开只能略讲(但我为学生推荐了这部分的延伸材料,周策纵《五四运动:现代中国的思想革命》)。

由于上次课准备的内容不够充分,导致提前十分钟结束了内容,所以这次课我准备的资料比较丰富。然而这样又导致了一个新问题:时间没有把握好,在讲第一部分时把背景知识讲得过多,这样第二部分才讲到一半时,就该下课了。(两节课虽然只有短短的九十分钟,但要把上课内容准备得刚刚合适却不容易。教务处在检查教师上课情况时,经常发现年轻老师没有按时下课。要么提前下课,要么该下课了内容还没有讲完。更多的还是提前下课,或者在课程中准备大量的视频材料。这其实是备课不充分的体现。有了亲身经历后,我才觉得年轻老师课前准备不充分,课堂节奏控制不好其实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在我们学校,年轻老师一个学期一般要上三到四门课,要上好每门课是非常难的。)

在这次上课中,我尽量少向学生阐述过于抽象的知识。但是在讲授的过程中有时还是不自觉地进行延伸。比如蔡元培认为大学的宗旨是研究高深学问。那么究竟什么是高深学问呢?对于独立学院的学生,对他们讲什么是高深知识显然是很难激起他们的兴趣。而我自己对什么是高深知识也只是有一种默会的理解,要通俗地表达出来并不容易。所以我当时在讲的时候就感受到学生脸上的不解与不耐烦。

讲到蔡元培如何改革北大,怎样把他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思想体现在北大的改革中,尤其是在延聘教师上,如何以“学诣”为主旨网络各类人才,这里既有陈独秀、胡适等新人物,又有辜鸿铭、黄侃等“守旧”学者。这里有很多鲜活的故事,尤其是这些人物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而北大能包容他们的个性,并让其思想在北大自由竞争,优胜劣汰。这些人物的鲜明个性,这样一种宽容和自由的学术氛围,是我从相关书籍中理解这段历史时深深打动我的地方。而我开设这门课的目的也是想我把在阅读、理解那段历史时的心情和感悟分享给学生。所以,我尽量避免向学生传授一些枯燥甚至抽象的历史,而是多通过故事的方式向学生传递这段被遗忘的历史。

然而,我并不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人。有时甚至明显感觉到自己讲的东西(即使是在讲故事)枯燥,干瘪。这是为什么呢?

当我阅读自己感兴趣的书籍时,常常会有一种愉悦的心情。但是当把所有相关的书籍(尽管都是自己感兴趣的)综合起来,梳理成一个有一定系统的主题,并分享给学生却并不容易。当出于兴趣阅读时,我并不在意自己收获了什么,只是去体验阅读的快感。可当阅读完了后还需要向别人分享时,阅读本身就会带有一丝功利的色彩。这时的阅读需要准确的理解,需要阅读后对书籍有一个整体的把握,而不是一个大概。我自知没有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即使当时印象深刻,只要时间一长,记忆的东西就会变得模糊。所以,上好这门课,只是涉猎广泛还不行,还需要记忆精准,及时归纳,最好还要有自己的评价。而这些正是自己平时阅读所欠缺的,“好读书不求甚解”有时并不可取,尤其是在面对专业阅读时。

有时真得非常羡慕易中天讲三国,讲汉代风云能讲得那么好。然而,易中天讲故事的本领并非是上了百家讲坛才练出来的。他在武大念书之前当知青的那段生活经历应该给予他对人生的不少感悟。在我看来,要把故事讲好,具有深厚的知识积淀是前提,只有这样才能把故事讲得透彻;但同时也需要有丰厚的生活阅历,只有这样才能讲得贴切。前者让受众觉得故事具有启发性,后者让受众觉得故事具有趣味性。我自己在这两方面都有欠缺,尤其是后者。这样就容易把故事讲得枯燥,虽然具有一定的启发性,但却远远不够生动。

教学不仅仅是传授知识的过程,也是认识自己的过程。以前虽然发现自己不擅长讲故事,但是没有运用也就没有一种锻炼的紧迫性。然而想成为一名好的老师,讲好故事却是一项基本功。所以,今后在阅读上不仅要广泛,更要精深;不仅要理解,更要批判。同时,不做故纸堆里的书呆子,要多联系实际,善于观察生活,反思当下。

2014年3月18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97956-781420.html


下一篇:知识的启发性重于知识的完整性

3 赵美娣 黄洪林 wangqin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11: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