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焕中医生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ihuanzhong

博文

吓死个我了

已有 1709 次阅读 2018-4-16 21:3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有一个感觉,几乎所有我认识的同胞们全都积极地要求地当上领导干部,尤其是那些口口声声从早到晚表诚意不想当官的哥哥弟弟们。有时候确实见到某一个仁兄对某一个位置不感冒,但只要仔细一探究总会发现端倪:干那份活儿太累而且福利太少。我还有一个感觉,绝大多数正常人都喜欢姹紫嫣红的春天。我在南宁的时候也喜欢。但是,现在真心不喜欢了。

北京的春天克我。从前在武汉和南宁生活的时候,尽管年年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过敏性疾病的症状,但几乎不需要用药处理,过几天就会青春再回。如今,我一看到漫天飘飞的杨絮就心烦意乱,深感在街头种植杨树是一个非常不聪明的做法。不明白,栽种荔枝呀、龙眼呀、芒果呀、木菠萝等树木不更绿油油吗?至少,这些好树都不会杨絮。即使没有令人七孔生烟的飞絮,我在北京每天都必须吸入激素,不然真的不掂,而我任何一个季节回到广西老家即时可以停药。所以,我不喜欢北京的春天。

即使不喜欢春天,昨天还是一边吸食杨絮一边兴冲冲地跑进二环内的城里吃午饭。一位才高八斗的同行小兄弟饭前重重地强调,喝的是他从伦敦亲肩背回来的一瓶贵州产白酒。那酒瓶看起来和我们在祖国常见的那种差不多。要说有区别,也还是有点,那就是多了一小段英文说明。此外,瓶外的稻穗外形也小有不同。一位朋友在打开酒瓶之后深情点头点赞,连声道:酒是真的,香!

今天上午我一骨碌爬起了个早床,然后飞也似地赶往三环西北角的一个会场,参加由林江涛教授张罗的“北京市第十一届哮喘学术研讨会暨第三届京津冀鲁豫慢性气道疾病防治高峰论坛”,指派给我的讲课题目是“嗜酸粒细胞与支气管哮喘”。好长时间不讲哮喘的内容,这当然难不倒我,我的普通话进步挺快的。我在这一领域毕竟具有良好的工作基础,20年前发表在Blue Journal的两篇论文迄今仍然被同行广泛引用。

有一桩小小的好事,我在会场惊喜地碰见一位多年不见的一级美丽的小嫂子医生。我还在广西的时候,她就是那个著名的医生博客迷途忘返的小迷妹。为了看博客,她可以和深爱她的丈夫吵架一整天,甚至拒绝去幼儿园接孩子。如此执着而崇高的精神境界,想不感动也不行。

因为有数不清的专业话题需要有分寸地交流,我干脆斥巨资邀请小嫂子移步到会场附近的一家“精品粤菜”吃午饭。我们选择在一张最光亮的餐桌入座,为的是避免被人误会,任何误会都是不好的。我点的菜是烤羊排、炒肚尖、广东菜心等,主食是一份腊味煲仔饭,我们这就光明正大的地吃了起来。席间,除了唠嗑关于噻托溴铵治疗轻度哮喘的研究话题,我们别的啥也不说。

餐后,小嫂子开着她的车车送我回家。在此之前,我看她从头到脚都是经典的小家碧玉风韵,当了十几年的医生更是秀气万端,绝无丝毫的粗鲁迹象。令人瞪大眼睛的是,她开车居然生猛如海鲜。我们按高德导航往南偏东方向走进北二环,本来在主路上走得好好的,她倏然来一个神龙摆尾闪入辅路,并不动声色说:“主路太堵,还是辅路快点。”她每一回合的脚踩油门,我都惊恐万状地担心压蹦副驾驶位的靠背。这还不算个事儿,一路上她心平气和地制造了多起环生的险象,不是超速就是差一点撞在别人行驶中的车子上。

险中之巅峰极险发生东北二环的拐角处。那时,小嫂子从北二环的辅路高速进入东二环的辅路,感觉还有一段距离便出其不意地驶入正路,差点被后面的飞车撞上。因为想到快要拐入东直门桥,又攻其不备地飘进辅路,发现不对,再闪回主路。她的每一个快动作都是谋杀,总之吓死个我了,但我还是很有风度地说道:“你开车技术真好,比我爽快多了。”

最后补充说明,中午那个煲仔饭的分量比英国选秀节目评委的表情还夸张,足足下锅一斤二两米。将吃剩的部分打包拎回家,俺俩公婆晚饭吃饱了还剩下大半锅,作为我明天的午饭足之有余,到时晒给大家瞧瞧。

 

2018415  北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9342-1109347.html

上一篇:倡导肺癌的多学科协作诊疗
下一篇:酒喝多少为最佳?

2 黄仁勇 夏炎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17 00: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