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破除论文“SCI至上”:怎样识别人才(天才、项目、论文)【要点】

已有 1272 次阅读 2020-5-25 13:5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技评价, 人才, 人心, 制度, 陷阱

一切真理开始时总是在少数人手里,总是受到大多数人的压力。这是一个规律。

为我国2070年开始的诺贝尔科学奖“井喷”清除障碍、铺平道路!

客观规律是客观的;独立于人而客观存在。

                                                  

破除论文“SCI至上”:怎样识别人才(天才、项目、论文)【要点】

                                             

核心:

主要靠人心!

谣言?:中国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气和正直的纯正品性。

别忘了科技活动的真正目的。不要“为评价而评价”。

          

  N个脊梁,在本世纪已经说过M次了。这里不过是简要重复一下这 N×M 个观点而已。

          

一、怎样识别人才?

  主要靠人心!

 

1.1 《战国策·楚策四》,西汉末刘向 

  汗明曰:“君亦闻骥乎?夫骥之齿至矣,服盐车而上太行。蹄申膝折,尾湛胕溃,漉汁洒地,白汗交流,中阪迁延,负辕不能上。伯乐遭之,下车攀而哭之,解紵衣以幂之。骥于是俛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若出金石声者,何也?彼见伯乐之知己也。今仆之不肖,阨于州部,堀穴穷巷,沈洿鄙俗之日久矣,君独无意湔拔仆也,使得为君高鸣屈于梁乎?”

          

1.2 褚少孙,西汉后期

  地形险阻,所以为固也;兵革刑法,所以为治也。犹未足恃也。夫先王以仁义为本,而以固塞文法为枝叶,岂不然哉!

        

1.3 《马说》,唐代韩愈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1.4 《牡丹芳》,唐代白居易

  三代以还文胜质,人心重华不重实。

  重华直至牡丹芳,其来有渐非今日。

       

  三代以后文采胜过实质,一般人都重华而不重实;

  重华直重到牡丹的芳菲,由来已久,并非始于今日。

        

1.5 《念奴娇·登多景楼》 ,宋代陈亮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1.6 日本国福泽谕吉抄袭了褚少孙:

  一个民族要崛起,要改变三个方面:第一是人心的改变;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变;第三是器物的改变。

       

  这个顺序绝不能颠倒。如果颠倒,表面上看是走捷径,其实是走不通的。

         

1.7 钱穆制度陷阱

        

  ……

         

  教育中心 → 人文强国 → 科技中心?

           

二、制度的局限性:中国老太太们大胜美国赌场

http://www.geyisu.com/1309.html

  美国的这家赌场,为了吸引中国人来赌博,于是给没事的中国老太太每人25美元,邀请她们去赌场玩儿,结果中国老太太拿到了25美元,在赌场转一圈后,不玩直接回家,有的人一天还去两趟,不玩就能赚50美元。

  美国赌场一看竟然赚不到钱,不得已之下,只好修改规则,他们把25美元直接存在卡里,结果老太太们来赌场赢了就继续,如果25美元输了就走人,赌场还是一分钱赚不到,甚至还亏钱。

  赌场没有办法,只好再次改变规则,规定中国老太太必须赌瞒150美金以上,才能领取25美元,中国老太太们一商量,决定两人一组猜大小,一人押大另一人押小,只要两人凑够150美金就不赌博了,然后各自领取25美元回家。

  最后,赌场再也不敢让中国老太太们来赌博了,这就是既聪明又理性的中国老太太,他们**、但在国外不得不服。

            

三、任期制的局限性

  以下大都抄袭自互联网:

  通过竞争性选举选出的领导人需要担心下一次选举,因此他们更加可能作出受短期**考量影响的决定,因为这关系到他们能否再度当选。

  如果非选民的利益和选民的利益冲突,例如未来几代人,那他们的利益就不太可能受到重视。

          

  “mainly interested in getting re-elected 主要是想当选连任”,是任期制的固有缺陷。它会是人背离“good for the country 对国家好”的初衷。

  

  很多时候,毫无价值地空喊口号毫无意义,关键时刻能够提供科技成果才有价值。

  现代技术“根”的建立,它不仅需要天才的思想,技术的实现,工艺的突破,也需要标准的制定、时间的沉淀,甚至还需要文化的认可。

  如果具有正常的思考力,在直面“根”的力量后,应该战战兢兢居安思危。

  然而这些年来“金钱是唯一信仰”的价值观,急功近利和投机取巧,导致我们对“根”科学缺乏尊重和敬畏。

         

  正如居里夫人的牢骚:科技成果依赖于研究条件。

      

  不劳而获?坐享其成?

  能量守恒!!

  不要自毁长城,不要自相残杀。

  不吹牛!

      

推荐阅读:

[1] 秦四清,2020-05-23,如何实施“揭榜挂帅”制?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5926-1234608.html

[2] 闵超,中国科学报,2018-08-14,短效评价阻碍科学创新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8/8/338114.shtm?id=338114

  基于短期引文窗口的文献计量指标事实上将科技政策导向了阻碍科技创新的歧途。

[3] 晋楠,中国科学报,2018-07-11,让随机性更公平可信 多国科学家探索创建公共随机数据生成器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8/7/336973.shtm?id=336973

[4] Enago英论阁,2020-01-08,申请科研项目如乐透中签?不如随机筛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1387-1213386.html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最先点出问题。这两所机构的申请成功机率低得不具鉴别度,审查人被迫在同样好的申请件中选出几个给予奖助。机构高层说得中肯:获得奖助就像中乐透,却没有乐透盲选省时省力公平的好处。

[5] 2017-04-20,诺贝尔奖获得者谴责“缺乏想象力”的研究资金模型

Nobel laureates condemn ‘unimaginative’ research funding models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news/nobel-laureates-condemn-unimaginative-research-funding-models

  理查德·罗伯茨爵士(Sir Richard Roberts)是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他声称决策者更愿意将钱分配给他们知道会取得成果的研究,因为他们“主要是希望再次当选”,而不是资助那些“对国家好的”研究。

  Sir Richard Roberts, joint winner of the 1993 Nobel Prize for Physiology or Medicine, claimed that policymakers prefer to assign money to research that they know will get results because they are “mainly interested in getting re-elected” as opposed to funding what’s “good for the country”.

[6] 中国科学探索中心,2016-04-11,科学创新,社会的责任——读《居里夫人文选》有感(下篇)

http://cfi.crsp.org.cn/ScienceCommunication/SciRationality/032Q12016.html

相关链接:

[1] 2020-05-20,破除论文“SCI至上”:科技评价,到底评不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4068.html

[2] 2020-05-08,同行评议“没什么用”的新报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2188.html

[3] 2018-11-26,福泽谕吉抄袭了褚少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11437.html

[4] 2020-4-13,破除论文“SCI至上”:心理戒毒比生理戒毒更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28149.html

[5] 2020-2-29,破除论文“SCI至上”:科技活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21034.html

[6] 2019-12-02,[随笔] 科技“同行评议”引发美国《大停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08480.html

[7] 2019-12-14,[随笔] 第六个科学中心,我们该做点什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10030.html

[8] 2018-8-20,[求证] 居里夫人发的牢骚,是否真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30202.html

[9] 2018-8-19,[求助] 美国记者 麦隆内夫人 Marie Mattingly Meloney 的照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30043.html

[10] 2019-06-09,科技成果依赖于研究条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83968.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4866.html

上一篇:[原创术语?] 三重无知 Triple ignorance
下一篇:[搜集] 关于“陆家羲”先生的信息

18 郑永军 栗茂腾 秦四清 范振英 杨学祥 胡文兵 朱晓刚 宁利中 张忆文 曾杰 刘炜 季丹 徐耀 朱林 高友鹤 郁志勇 马鸣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2 22: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