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那惊恐万状、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刻

已有 654 次阅读 2020-5-22 13:4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惊恐万状, 惶惶不可终日, 台式机, 更新, 真傻冤

那惊恐万状、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刻

        

   有点标题党的嫌疑。

         

   俺的台式机,一年多前在单位里“团购”来的原装商用台式机,原装正版的 windows 10 在它那两声怪吼的4天之前:

         

一、绝望地等待2小时

   那是2020-03-08(周日)晚上19:10许,俺的台式机突然弹出一个对话框,要求俺更新 windos 10:“你的windows 10 将不在接受支持。请选择 一小时后更新、现在、重启”。

   根本找不到“关闭”“×”该对话框之类的按键。

   只好向几位老师同学求助。我只能选择“一小时后更新”。

   20:10许,该对话框又出来了。王D老师说可以更新。我又选择了“一小时后更新”。

   21:10许,开始更新。整个自动更新用了近 2 个小时(约 110 分钟)。被人家更改了10多项设置。需要自己用到时再慢慢修改吧!

   

二、为什么说“惊恐万状、惶惶不可终日”、绝望地等待呢?

   因为老翁年事已高,近十年来没有自己再安装更新之类。这些都是请年轻的硕士生同学们帮助。可是他们都不在学校!!

  

   天亮后(周一,03-09)的上午就有网上本科生网课

   您想,要是周日夜里“”“更新”的台式机不正常了。周一上午可能无法开网课。“下岗”,真是吓死人!

   这两个小时,您可不知道俺那惊恐万状、惶惶不可终日、魂不附体、魂飞魄散、……的感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就像在刀锯地狱!!

  

   要是“被”更新的下了岗。窦娥冤?俺比窦娥还冤枉啊!那样的话,“真傻冤”,就会成为一个新的汉语成语,比窦娥还冤屈的意思。

  

   谢天谢地,“被” windos 10更新后,还真发现什么太大的毛病。被“设置”的不习惯了,还不会改回去。

   转眼两个月了。的确台式机有些变更,又“被”“小”更新了几次,没有发现太明显的毛病。

   windos 10,没有把俺下岗!

   尽管4天之后的深夜,又发出“呜、呜”两声怪吼!

        

   活着?容易吗?

  

三、傻崩溃

   我那光荣的电脑不是用键鼠来交互……

   我那的台式机用更新来交互,

   光荣的电脑里存的是真傻的恸哭,

   静静的深夜到处装点着真傻的绝望,

   我的台式机,静静的深夜里到处是恐怖,

   静静的深夜的滚滚的波涛是真傻的崩溃。

  

   噢噫,静静的深夜,更新的恐怖!

   ……

  

相关链接:

[1] 2020-03-12,那两声怪吼(台式机,深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4258.html

[2] 2020-02-17,[抗疫备课日记] 05 不同的书籍写作风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18990.html

[3] 2020-02-15,[抗疫备课日记] 04 学什么都不易(网上在线课程,下大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18642.html

       

      

[求助] 哪里还有泪奔的哥萨克古歌?

或者更悲惨的?

Mikhail Aleksandrovich Sholokhov 01 Nobel.jpg

米哈依尔·肖洛霍夫(Михаил А Шолохов,1905-1984,Mikhail Aleksandrovich Sholokhov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literature/1965/summary/

我们光荣的土地不是用犁来翻耕……

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翻耕,

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

我们的父亲,静静的顿河上到处是孤儿,

静静的顿河的滚滚的波涛是爹娘的眼泪。

噢噫,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

噢噫,静静的顿河,你的流水为什么这样浑?

啊呀,我静静的顿河的流水怎么能不浑!

寒泉从我静静的顿河的河底向外奔流,

银白色的鱼儿把我静静的顿河搅浑。

——哥萨克古歌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D%99%E9%9D%99%E7%9A%84%E9%A1%BF%E6%B2%B3/2377604

                 

Mikhail Aleksandrovich Sholokhov 02 Nobel.jpg

  

卷首诗(哥萨克古歌)

http://www.99csw.com/book/1737/47572.htm

我们的光荣的土地不用犁铧耕耘……

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耕耘,

光荣的土地上播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上装饰着守寡的青年妇人,

到处是孤儿,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

父母的眼泪随着你的波涛翻滚。

             

哎呀,静静的顿河,你是我们的父亲!

哎呀,静静的顿河,你的水流为什么这样浑?

啊呀,我的水,怎么能不浑!

寒泉从我的河底向外奔流,

白色的鱼儿在我的中流乱滚。

        

  

米哈伊尔·亚历山大罗维奇·肖洛霍夫

https://историк.рф/journal/%D0%B3%D0%BE%D1%80%D1%8C%D0%BA%D0%B8%D0%B9-%D0%B1%D0%B5%D0%B4%D0%BD%D1%8B%D0%B9-%D0%B8-%D0%BF%D1%80%D0%B8%D0%B1%D0%BB%D1%83%D0%B4%D0%BD%D1%8B%D0%B9/

我们的土地不是铁犁来翻耕…… 

哥萨克的土地是哥萨克的马蹄踏出, 

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 

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 

我们的父亲,静静的顿河上到处是孤儿, 

滚滚的波涛是爹娘的眼泪。 

           

噢噫,静静的顿河,我们的父亲! 

噢噫,静静的顿河,你的流水为什么这样浑? 

啊呀,静静的顿河水怎么能不浑! 

寒泉从静静的顿河底向外奔涌, 

银白色的鱼儿在静静的顿河里潜跃不停……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34406.html

上一篇:那两声怪吼(台式机,深夜)
下一篇:感谢你!我的台式计算机

15 郑永军 檀成龙 刘立 刘炜 杨学祥 蒋新正 宁利中 范振英 刘良桂 张忆文 尤明庆 徐长庆 徐耀 刘钢 肖立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28 0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