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2018元旦献词:科技教育评价,瞎评不如不评

已有 3199 次阅读 2018-1-1 13:58 |个人分类:科学 - 艺术 - 社会|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2018年,,,,,,,元旦,,,,,,献词,,,,,,科技,,,,,,教育,,,,,,评价,,,,,,瞎评,,,,,,不如,,,,,,不评81,2018年 82,元旦 83,献词 84,科技 85,教育 | 教育, 科技, 2018年, 元旦, 献词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引用培根这段话,其中的道理十分深刻。

新华网,2017-08-21,《法治中国》第四集:公正司法(上)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7-08/21/c_1121519259.htm

新华社,2017-08-23,辛识平:让公平正义之光照耀每一个人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17-08/23/c_1121531802.htm

     

2018元旦献词:科技教育评价,瞎评不如不评

                       

    人类不能掌握“绝对真理”。所以人类在有限的知识下做出的判断,注定包含“谬误”的成分。人类掌握的“客观规律”越多,则判断会越接近正确。

    反过来,没有充分的调查研究,没有“调查那个问题的现状和它的历史”,就应该不去评论。

           

毛泽东同志早在1930年5月的《反对本本主义》就明确指出:

http://www.people.com.cn/item/sj/sdldr/mzd/c101.html

    “许多的同志都成天地闭着眼睛在那里瞎说,这是共产党员的耻辱,岂有共产党员而可以闭着眼睛瞎说一顿的吗?”“反对瞎说!

                           

毛泽东同志早在1941年3月的《《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 》就明确指出:

http://www.qstheory.cn/zl/llzz/mzdxjd3j/200906/t20090630_4083.htm

    “我仍然坚持没有调查是不可能有发言权的。有许多人,‘下车伊始’,就哇喇哇喇地发议论,提意见,这也批评,那也指责,其实这种人十个有十个要失败。因为这种议论或批评,没有经过周密调查,不过是无知妄说

                         

毛泽东同志早在1929年12月的《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就明确指出: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ozedong/marxist.org-chinese-mao-192912.htm

    “关于党内批评问题,还有一点要说及的,就是有些同志的批评不注意大的方面,只注意小的方面。他们不明白批评的主要任务,是指出政治上的错误和组织上的错误。至于个人缺点,如果不是与政治的和组织的错误有联系,则不必多所指摘,使同志们无所措手足。而且这种批评一发展,党内精神完全集注到小的缺点方面,人人变成了谨小慎微的君子,就会忘记党的政治任务,这是很大的危险。”

    “党内批评要防止主观武断和把批评庸俗化,说话要有证据,批评要注意政治。”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毛泽东,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一九二九年十二月)

                   

能量守恒与转化定律:

    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别的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别的物体,在转化或转移的过程中其总量不变。

         

    所以,对于科技教育这样的复杂劳动,采取过于简单化的评价方法,将严重损害科技教育的健康发展。进而严重阻碍人类文明的进步。

    科技教育评价,要建立在“调查那个问题的现状和它的历史”的基础之上,要面向未来,服务于人类文明的进步。

错误的评价,不如不评。

竭尽全力,去阻碍人类文明的进步,去争做历史的罪人?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面前,我们人类永远是渺小和无知的!

阻碍人类文明进步,竟是这样轻而易举!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来无知无识。

古哭今,东西,南,来哭人类竟然自我毁灭

         

追求灾难,乃是人的天性?

追求灭亡,乃是人的理想?

权威链接:

[1]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恩格斯,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恩格斯,(1888年)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engels/marxist.org-chinese-engels-1888.htm

    真理是包含在认识过程本身中,包含在科学的长期的历史发展中,而科学从认识的较低阶段上升到较高阶段,愈升愈高,但是永远不能通过所谓绝对真理的发现而达到这样一点,在这一点上它再也不能前进一步,除了袖手一旁惊愕地望着这个已经获得的绝对真理出神,就再也无事可做了。这不仅在哲学认识的领域中是如此。就是在任何其他的认识领域中以及在实践行动的领域中也是如此。历史同认识一样,永远不会把人类的某种完美的理想状态看做尽善尽美的;完美的社会、完美的“国家”是只有在幻想中才能存在的东西;反之,历史上依次更替的一切社会制度都只是人类社会由低级到高级的无穷发展进程中的一些暂时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是必然的,因此,对它所由发生的时代和条件说来,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但是对它自己内部逐渐发展起来的新的、更高的条件来说,它就变成过时的和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它不得不让位于更高的阶段,而这个更高的阶段也同样是要走向衰落和灭亡的。

[2] 求是理论网 > 资料 > 理论著作 > 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 正文,《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

http://www.qstheory.cn/zl/llzz/mzdxjd3j/200906/t20090630_4083.htm

         

推荐阅读:

[1] 新华网,2016年11月23日 13:23:25,来源: 北京青年报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6-11/23/c_1119973290.htm

       《探访北京市强制隔离戒毒所 吸毒人员心理脱毒更难

[2] 新华网,2017-09-26,如果人类要向更高处进步,恐怕一定还要继续进行剧烈的斗争

http://news.xinhuanet.com/science/2017-09/26/c_136638484.htm

    恩格斯将“进化论”列为19世纪自然科学的三大发现之一(其他两个是细胞学说、能量守恒转化定律),对人类有杰出的贡献。

[3] 俾斯麦:中国必败 日本必胜 - Chinadaily US Edition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sy/2007-04/17/content_852383.htm

http://sszlsc.banyuetan.org/chcontents/xlzl/jwzz/201466/1631.shtml

    俾斯麦认为:“中国和日本的竞争,日本必胜,中国必败。”

    “因为日本到欧洲来的人,讨论各种学术,讲究政治原理,谋回国做根本的改造;而中国人到欧洲来的,只问某厂的船炮造得如何价值如何”。而且更为糟糕的是,即使把这些东西“买了回去,也就算了”。

    其实,看日本的明治维新运动,再看中国的洋务运动,两国制定的学习西方的不同指导思想,采取的不同政策措施,而取得截然不同的效果,这就已经很能够说明这个问题。

[4] 朱光潜:怎样改造学术界?_湖南智库网

http://www.hnzk.gov.cn/zhikuqianyan/2463.html

        本文节选自朱光潜1922年3月30日、31日发表于上海《时事新报》的文章《怎样改造学术界》,现被收入《朱光潜全集》(第八卷)。

      1 . 缺乏爱真理的精神

      2 . 缺乏科学批评的精神

      3.  缺乏忠诚扎实的精神

      4 . 缺乏独立创造的精神

      5.  缺乏客观实验的精神

[5] 鄂伟,2012-11-01,当代中国摄影的危机

http://art.china.cn/photography/2012-11/01/content_5455431.htm

    早在1931年,中国的摄影研究者胡伯翔先生曾提出:

    吾国最初之摄影家,鲜有以研究学术之精神临之者,大都从西方之来华传教者或商人,略得一二简易手续以为谋生之计。其时传教者或商人。对于斯道,未能深明其学理技术,可断言也。而得之者,复视同枕秘,不肯轻以示人。师徒相承,辗转传播,以讹传讹,逐致毫无新知。纵有好学者,亦不得其门而入。安有登堂入室之望哉。

    一晃,80年过去了,当年胡先生提出的问题,我们又真正解决了多少呢?

[6]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胡森教授,2014-12-10,《陈省身与中国数学强国梦》

http://epaper.tianjinwe.com/tjrb/tjrb/2014-12/10/content_7206677.htm

       令人不解的是,改革开放后,物质条件改善了,数学研究反不如从前。这中间的缘由令人深思。

[7] 凤凰号,2017-12-28,科技评价老大难:原地徘徊甚至恶化趋势如何破?| 专访程津培

http://wemedia.ifeng.com/42800394/wemedia.shtml

       对于跟踪型的研究,(文章)就来得快;要是领头在前面摸,很多年才能磨出来一个,也许还出不来。但是,你跟着,靠群狼战术,在某些方面很容易就把别的国家超过去,其实也就是文章超过了。但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以牺牲重大原创研究为代价,失去国家整体超越的创新能力,得不偿失。所以不能只图一时面子好看,这就是导向的问题。

       总体来讲,(过分强调量化指标)对科技工作十分不利。转化,平台建设没有人做了;长期的、十年磨一剑的工作没人做了,而一些特别原创的,小众型的工作被埋没。一二十年下来,就积累了大的危机。这种错误导向,不光影响到个人,还影响到国家整个的科研链条,学科与人才的结构逐渐变得不合理,影响到国家未来的发展,这是我们着急的。

       人家国外不靠数数也可以在那儿评价,咱们国家怎么放弃了指标体系就没法评价了呢?

[8] 李江,2017-12-19,如果科研经费改为平均分配......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090437.html

Vaesen, K., & Katzav, J. (2017). How much wouldeach researcher receive if competitive government research funding weredistributed equally among researchers?. PloS one, 12(9), e0183967.

平均分配的意义何在?

       近年,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对同行评议制度表示不满。同行评议花销巨大,评议结果极不稳定,还对于申请者的性别,所属单位,级别,年龄和声望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歧视,导致最后科研经费的分配的决定因素,不在于申请项目本身的好坏,而取决于申请者本身。

       这么看来,荷兰、美国和英国如果采用平均分配科研经费的方案,这些国家的科研仍然会继续前进,科学家不会因为缺少经费而无法开展研究活动。

         

相关链接:

[1] 2017-06-19,[阅读笔记] 吸毒人员心理脱毒更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61698.html

[2] 2017-01-01,2017元旦献词:人类已经进入自我毁灭的时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24662.html

[3] 2017-11-12,[随想] 科技教育评价:瞎评,不如不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84943.html

[4] 2017-11-28,博文《全球最高引100篇文章系统分析》读后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87243.html

[5] 2016-09-15,[负能量] 反思目前科技活动方式的博文汇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03022.html

[6] 2017-11-12,[负能量] 反思目前科学危机与科技评价(《科学网》博文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84895.html

[7] 2015-10-11,青少年戒毒:“渴望吸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27393.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92529.html

上一篇:祝《科学网》大家庭 2018 新年快乐!以及真傻 2017年小结
下一篇:俺的劳动人民手:卡片机傻拍2018(1)

27 文克玲 彭真明 王毅翔 蔡宁 徐满才 李维纲 郑永军 徐晓 梅卫平 李世春 单明 朱晓刚 雷宏江 张忆文 王从彦 宁利中 王庆浩 李兴超 秦四清 尤明庆 戴德昌 徐耀 许培扬 刘玉胜 刘东坡 季丹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3 23: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