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ther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rother8

博文

第十一章 海底深渊 精选

已有 5070 次阅读 2017-11-20 07:5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海底的地震越来越频繁,和碳宝老前辈一样,大家开始会对这种大的震动感到惊慌,但是慢慢就都习以为常了。

可是,这一天的地震很大,明显感觉到脚底下强烈地震动起来。碳宝们所在的这一个虫壳从山顶山被震落,顺着山坡往下滚。在滚动的过程中,虫壳破裂,碳爸爸和碳妈妈从大虫壳上掉下来。这时候,明显感觉海水变得更加动荡,碳爸爸和碳妈妈所在的小块虫壳被海底水流携带起来,混合着其它物质,向前方流去。

而碳乐乐、碳淘淘、碳熙熙、碳海伦和碳米粒还留在大块虫壳上,顺着坡度一直往下滚,而且滚动速度越来越快。碳宝们这才发现,原来在它们身处的小山背后是一个深渊,深不见底。海水传来水压,明显感觉到这种压力越来越大。

虫壳往下掉,没有停留下来的迹象。突然,碳海伦发现身边其它的碳酸钙分子开始溶解了。借着发光生物偶尔闪现的光线,它们发现脚底下不远处有一条界限(碳酸盐补偿深度界限,碳酸钙只能在这个界限之上存在,在界限之下,更深的地方,碳酸盐就溶解)。CaCO3沉积物在这条线之下就完全消失了,就像陆地上看到的雪山线一样。

就在刚跨越这个碳酸盐补偿深度界限,碳乐乐和碳聪聪因为身处虫壳的外围,被溶解掉了,变成了CO2的形式,往海面上飘去。

就在这个时候,其他碳宝们所在的虫壳被混入了一起掉下来的沉积物中,和海水隔离了,剩下的碳宝们暂时安全了。他们不想再分开,在目前的情况下,坚守在一起,互相才能鼓励。

尤其是碳米粒,小手一直拉着碳淘淘,从中获得安全感。没有了碳爸爸和碳妈妈在身边,碳海伦都吓傻了。她可从来没经历过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的感觉。碳海伦拉着碳淘淘和碳熙熙,不再松手。

碳爸爸和碳妈妈以及碳聪聪和碳乐乐不在身边了,碳淘淘变得坚定起来。之前他总是受到碳爸爸和碳妈妈的照顾,此时,他要负起责任,照顾好身边的碳熙熙、碳海伦和碳米粒。

这个深渊实在是深,掉了很久才到底,根据推算,估计起码有10几公里。这么深的深渊是怎么形成的呢?

碳淘淘他们肯定想象不到,海底沉积物下面是10几公里厚的洋壳。这些洋壳慢慢移动,速度就像人类长指甲的速度,每年运动几个厘米。可别小看这个速率,洋壳十年就可以移动几十公分,差不多就是小朋友读书的课桌这个宽度了。在一百年内,洋壳移动几十米,比上课的教室还会长一点。在一千年(用符号Ka表示),洋壳移动几百米,这时候,洋壳移动的长度已经超过了学校的大操场长度。经过一万年,洋壳移动几公里,这可是很多同学早晨从家里去小学路上走的长度。在十万年内,移动几十公里,这就达到了一个城市的边界长度。在一个百万年内,洋壳移动几百公里。开车也需要至少一个上午才能到达。如果达到了碳宝老前辈经历的时间,150个百万年(用符号Ma表示),差不多56千公里就出去了。这么长距离,居然通过每年这么微小的移动累积造成,不由得让小朋友对时间有一个全新的理解。尤其单位是一个百万年(Ma)的时候,这可真不是一个小数字。

和洋壳相比,陆地的厚度就大多了,有30-40公里那么厚。当海洋板块和陆地板块相碰撞时,陆地板块在上面,海洋板块在下面。比较重的海洋板块被压弯,向地下俯冲造成。在这俯冲的这个地方,就能够形成10公里深的大海沟。

在这么深的地方,上面的海水带来巨大的压力,要是没有保护,从海面掉下来的生物肯定无法存活。可是,生物就是这么神奇,在这里居然也有其它生物活动,它们早就适应了这里的巨大水压。当然,要是把这深渊里的生物直接捞出水面,外界压力骤然减少,他们体内的压力都可能把他们的肚子胀破,肯定也活不成了。所以,生物对自己熟悉的环境最为适应,环境突然改变,就有可能造成他们不适应,甚至灭绝。

这个深渊就像一个漏斗,从深渊上方,不停地掉下一些物质,告诉外面发生的一切。这些物质可以从陆壳这一边,也可以是从洋壳这一边掉下来。深渊底部是个狭小的地方,这里的水流怎么流动,物质怎么沉积,生物怎么循环,目前还都是个谜。这主要原因是这里太深了,如果不到达这里,怎么可能知道这里居然还有生物。

碳淘淘它们感觉到这里的地震活动感强烈,同时感觉到它们身处的地方在缓慢向下运动,难道它们还会被继续带往地球更深的地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7014-1085970.html

上一篇:第十章 海底神奇往事
下一篇:第十二章 碳宝搭救同伴
收藏 分享 举报

4 曹勇 黄永义 吕洪波 吕秀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4 04: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