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署名的学问

已有 1435 次阅读 2021-1-10 22:38 |个人分类:评论述评|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署名有大讲究。现在搞科研投稿,往往要署名。谁对稿子负责呢?按照现在的惯例署名要求是“通信作者”(corresponding author)。这篇稿子出了什么毛病将来都是该人的责任。搞自然科学的往往有个课题组,而通信作者常常就是这个课题组的负责人。课题组的其他成员虽然也都参与课题工作,发表文章也会署名。但对文章出了问题,他们不会承担什么责任。当然,万一文章真出了问题,如同行提出商榷之类,那就要通信作者回应。就像古代打仗似的,别人不是找你课题组的成员商榷,而是直接找通信作者。作为课题负责人,就像古代战场上的大将一样,横刀立马出来与对方理论。可是,这里面有个问题,课题组长,也就是通信作者,往往不能事必躬亲,这时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我想,在他上阵前必定要先召集课题组开会,议论一下对方的商榷是否有道理。实验数据对吗?人家按照我们给出的实验数据为何无法重现我们的结论?这时课题组的其他成员就该出来说明情况。否则你负责的那块业务出了问题,却说不出个子丑寅卯,那就不行。照此看来,署名就意味着无论是谁,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这就是讲究的事情。

 

署名会带来荣耀。比赛可以有并列第一、第二之类。那署名呢?似乎还没有见到有并列的,只有前后,主次之分。小人物和大人物一起写文章或书理应没这层关系。毕竟大人物见多识广,与小人物不会计较署名问题。小人物如果能和哪位大人物一同发表一篇文章或写一本书,脸上也一定很有光彩。例如,爱因斯坦与英费尔德写的《物理学的进化》就是典范。那本书中没有物理学公式,讨论的是到爱因斯坦那个时代物理学重要观念。那英费尔德与爱因斯坦肯定不是一个量级的人物。自从与爱因斯坦合写了那本书后,他顿时名声鹊起,成为那个时代的佳话。英费尔德受益于爱因斯坦不止于此,在柏林饱受欺凌的他,曾去拜访过爱因斯坦,请爱因斯坦写封推荐信好去柏林大学读书。毕业后又成为爱因斯坦的得力助手。英费尔德在物理学的贡献就是成为霍夫曼理论的创始人之一。后来他回忆起当时那段情形时说,他的话使我感到平等并给了我自信,他的话是我前进的强大动力……尽管当时他穿了一件邹巴巴的上衣,裤子上还掉了一颗主要的纽扣,但是什么都不能我对他的无比崇敬。倘若没有爱因斯坦的那份推荐信,英菲尔德这位波兰小伙子,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果吗?

 

署名也会引起麻烦。争名是人之常情,古今中外都是这样。按理说,争名没有问题,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是老话,所以读书人对名看得较重。争名要也是学问,也有技巧,也需借力。一个群体中有位大人物,下面有一群年龄依稀仿佛的年轻人,大家都希望能与这位大人物写篇东西之类。像《物理学的进化》那本小册子,可是一篇分量很重的学科综述性的著作。借爱因斯坦的嘴指点物理学的江山(进化),这本身就是很不了起的事情。英费尔德抓住了这个机会,帮着爱因斯坦打打下手,写成这么一部经典著作。爱因斯坦动动嘴,英费尔德跑跑腿,这事就成了。否则就英费尔德那二把刷子,恐怕物理学界没人听他的。名常常与节相关,宋代文人苏泂便有“了知名节重于山”的诗句。大人物很看中自己的名节,换句话说,他们知道爱惜自己的羽毛。并非随便就让别人沾自己的名气的光。年轻人都想与大人物合作写东西,尤其是学科综述方面的,更是积极。可是,有那么多年轻人,平衡往往很难拿捏。文章是写出来了,但下面的人却为此明争暗斗,让大人物很尴尬。最后大人物知趣,把自己的名字一划,我不挂名了。结局就是一地鸡毛,这就是署名带来的麻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266609.html

上一篇:荣宝斋一条街
下一篇:求助辨识古字

16 李学宽 张晓良 杨卫东 许培扬 王安良 郑永军 张学文 檀成龙 宁利中 史晓雷 武夷山 杨正瓴 范振英 谢力 钟定胜 姚攀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00: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