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我的课题批下来了

已有 2229 次阅读 2020-11-26 09:59 |个人分类:科研备忘|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搞了20年样子的信息哲学研究,现在可以做些阶段性总结,报了课题。为什么说是阶段性的?我想干完这个课题,会有更多收获。社科院有为离退休人员专设的课题项目。我还组织了课题组,今年7月份交的报表,题目是《中国文化与信息哲学研究》。至于将来课题结项后书名起什么,要边走边瞧吧。上个月单位通知我,说我的课题得到学术委员会的批准,报院离退休干部局。昨天因其他事情到院里,发现我的课题已经在院里公示完了。那就意味着,我工作得到社科院的承认。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做课题,写书了。


我报的课题是二年完成的。由于最近几年将先天易图与布尔代数的关节打通,形成中国独立的学术流派。单位认为很难得。二年后,也是我把国际信息哲学引入中国的20周年。我已经准备了不少材料,估计完成课题没问题。将来结项估计也没问题,有创新即可。现在国家又强调逻辑学的重要意义,而信息哲学的基础就是逻辑。不懂逻辑,根本很难搞软件开发。可我不是软件工程师,更不是程序员,既不会做架构,也不会写代码。然而我却懂点儿逻辑和数学。这就为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别人往前跑,我却往后跑。都能成为第一,这是从哪个方向看的问题。布尔代数问世不过200多年,但先天易图却问世800年的样子。别人没去考虑易图,谈到易,就认为是骗人的。可是却忘记了,易图是纯符号,就像现代数学符号一样。大家还是有些谈“易”色变,也就忽视了易图。我抓住了这一点,用现代数学方法将先天易图证明与布尔代数同构。别人再往前跑,也要踏着外国人的脚步。而我则不然,这也许就是哲学和科学的区别吧。哲学是科学的根,至少在当下形式科学的传统上,我们要比其他国家都领先。以后我们发展自己的软件和信息产业,就有了中国根,根深则叶茂。

IMG_9488.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259916.html

上一篇:红叶
下一篇:窗外

34 许培扬 谢力 刘立 郑永军 王安良 张叔勇 杨卫东 张晓良 刘旭霞 朱晓刚 范振英 蔡宁 吴斌 王启云 史晓雷 刘炜 王从彦 操光辉 耿爱莲 武夷山 郑强 蒋新正 李学宽 杨正瓴 陆仲绩 籍利平 苏光松 焦飞 杜学领 尤明庆 李毅伟 宁利中 李焰东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6 09: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