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打字机伴我读书

已有 911 次阅读 2020-4-23 16:07 |个人分类:人生漫笔|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今天4月23日,世界读书日。我也写篇小文,与大家分享。


我是在40岁才来北京读博士的,此前的确属自学一族。文革十年,读书无用。为读书,我要偷偷摸摸。文革初期,家父同事束星北先生曾告诫,这种状况维持不了多久,但足以毁掉一二代人。他嘱我父亲,教好自己的孩子。家父那时才真正重视起我的英语学习。后来家庭受冲击,让我彻底没书读了。落实政策回城,依然没有书啊。只好找人借。家有祖父传下的Underwood牌英文打字机,我就把借来的书打印成册,然后慢慢地精读。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儿可笑了,但当年的事实就是那么残酷。我就靠着所学的外语知识,于1978年考到一纸武汉大学英语系同等学力的证明。在武汉靠英语工作了二十年的样子。

 

有一次我被请去做讲演,下面的都是研究生。讲演结束时间还有富余,主持人知道我曾是自学出身,就希望我能讲一下当年是如何学习的。有什么经验可供同学们借鉴。我能怎么说呢?我只能和主持人说,现在的时代不一样了,此一时彼一时。我当年是没书读,找到了书就下大功夫读透。而现在不一样,书太多了,选择太泛,让人无所适从。另外,世界很大,都想出去走走。抱着这样的心态,就更难谈得上专心读书了。这就与我当年的状况形成很大的反差。最后我和大家讲,我的情况不可复制,也不希望被复制。但真想读好书,就必须坐冷板凳,正经精读几本好书。然后再谈多读书。最终才能立锥于社会。

 

疫情袭来,憋在家里没事干。偶然翻腾出那台旧打字机,擦上油保养一下。我打印成册的几本小书也都还在。拿出来在世界读书日和大家交流。


Underwood牌英文打字机

打印成册的书

书内的样子,留半页空白纸做笔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229770.html

上一篇:惠芳园的兰花展
下一篇:柏林寺

9 朱晓刚 郑永军 刁承泰 刘炜 蔡宁 宁利中 张晓良 罗娜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0 00: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