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病友

已有 2668 次阅读 2019-11-24 13:20 |个人分类:人物记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住院接触的不仅仅是大夫和护士。真正和你朝夕相伴的是和你患差不多同一种病的不同病友。大夫和护士对病人基本一视同仁,他们从不把哪位病人作为特殊的人,病人就是病人,他们只关心病人的病情。大夫治病,但救不了命。可是病友就不同了。有时候,在病房里住着,往往能和病友交上朋友。尽管出院后有的就很少联系了。但在病房内却是无话不说。尤其是大病房,譬如说,8个人一间的病房,病友就很多。大家互相聊天,家长里短。虽不与你相关,但听听另外的声音,以及他们的诉求,都是让我感到欣喜的。

 

我是2004年住院做手术。从此以后就和医院有了亲密接触。第一次住院要先从头到脚检查一遍。那时我就被安排在8人一间的大病房。3月的天气,北京还是挺冷的。3月15日,北京市的暖气就停了,可医院还是挺暖和。有一位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病人于是就想法再住了进来。他的理由让人感到很奇特。在他胳膊处有一节线头,便找到医院,认为这线头有问题,他不知道线头是可以慢慢吸收的。医院也无奈,既然要住,只好把你收进来。这些人基本都有医保,所以住上半个月的医院,天就暖和了。再出去又完全不一样了。心脏病人是可以有陪护的,那么我的这位病友便将他的夫人带进来陪护。每天下午吃晚饭时分,他夫人便来给他送饭。饭后二人出去溜达一圈,我看着还挺羡慕。医院睡得很早,晚上9点必须睡觉。这样病友夫妇也就早早睡下。关键是没必要在家里挨冻啊!

 

靠窗户有一位老爷子,据说是离休的。也是做了搭桥手术。术后也得慢慢恢复。可他恢复得极慢。最后甚至连饭都吃不动了。家属也跟着着急,换了法的给他调换口味。可还是不行,毕竟年纪大了,挨一刀破了气,肯定有点受不了。家属急了,找到大夫。大夫一看也的确不妙。大医院似乎不希望人在他们那里死掉。于是也就想尽各种办法为他救治。静脉滴注营养液,白蛋白。折腾了上10天的样子,老爷子终于缓了过来。能按时吃饭。身体逐渐硬朗起来。他家离医院不远,随着天气转暖,很快也就好了。医院一般强调周转率。病人住上个半个月的样子,没事儿就出院。老爷子算是长的,大概住了20天的样子。医生认为可以出院了,这他才答应。想想也是,医院这个地方,能不来最好不来。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回家慢慢调理吧。老爷子革命一辈子,老了还要活生生挨一刀,也不容易。

 

住我旁边的那位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他比我早进来一天。本来说检查一下就可以做手术的。没成想发烧,只能住院治疗。等退烧后再做考量。不知他先前是干什么的。自己说他退休较早,在农村买了房,养了鸽子和狗。靠贩卖那些带毛的维持生活。但是他家的关系比较复杂。这回他这个病比较凶险。由于兄弟姊妹多,而且还离过婚,前妻现妻都有孩子。好像现在的夫人还没有证,只是同居,但也同样有一儿一女。老爷子手里攥着俩钱儿,这时大家都上凑了。就探视他的人多,来看他的可以说络绎不绝。有一天他妹妹来看他,给他买了个酱肘子。老人嘛,馋是自然的。见了肘子很高兴,很快就把一个大肘子吃完了。吃完了还在舔手指头。我问他,好吃吗?他说,好吃!肘子又烂又香。大有再来一个也能吃下去的样子。乐极生悲,到了半夜,老爷子不行了。估计要坏事,大夫护士来了一大帮,给他施以各种手段。可到了凌晨,老爷子还是没缓过来,撒手人寰。事情完了吗?没有,接下来的事情就热闹了,为他那点儿财产,家属在医院里就掐上了。最后他小儿子看到走廊里有那么多围观的。出门把大家臭骂一通。再回来和家人理论。其实老爷子也挺不易,养了些鸽子、猫狗之类的。那也算财产?家有万貫,带毛的不算!还是走法院吧。医院是管不了的。

 

出租车司机也容易得心脏病。有那么一位的哥,住进来了。他的病情比较独特。血管堵得很到位。心脏三根动脉,他的血栓恰恰堵在这三根动脉的交叉的地方。放支架是不行了。必须要搭桥。搭桥就需要开胸,而且还要从大腿上抽出二条静脉血管才行。老哥也是在犹豫,这行啊?好赖我还懂点儿,就跟他科普了一下,这才使他安心了一些。可毕竟血管是堵在他心上,自己是什么想法就不清楚了。老哥还是个老烟枪,医院是不让抽烟的。但他抽了几十年了,说戒就能戒了吗?那不是要他命嘛。所以,他想方设法都要去冒两口。最后,另外一位病友就苦苦劝他别抽了。哪怕就是动完手术活着下来也别再抽了。可的哥老兄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听别人不让他抽烟!第二天就要上台手术了,他说不行,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多冒几支。搞的劝他别再抽烟的病友很没面子。我有事儿出去一下,没想到他俩却为抽烟这事儿吵了起来。的哥夫人也出来了,直说的哥。人家也是为你好,干嘛呀,非要跟人家吵?有许多事情,往往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不过我还是以为,的哥有点儿不大放心,再怎么着,挨刀的是他。万一下不来台呢?死并不可怕,怕的是死前的嗜好不会再有了。干脆上台前多抽几支,一是缓解压力,二是为了将来无法再抽烟做最后的努力。我想劝他不抽烟的那位未必就会想那么周全。

 

医院最好不去,但实在不行也要抱着乐观的心情去住院。至少在那里可以见到各色病友,听听他们的故事。算是换一种生活方式吧,尽管时间不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207378.html

上一篇:模范书店·诗空间
下一篇:只凭风力健,不假羽毛丰

15 郑永军 范振英 李毅伟 武夷山 杨正瓴 许培扬 朱晓刚 刘炜 檀成龙 冯大诚 程少堂 陈志飞 郭奕棣 信忠保 徐晓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0 01: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