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浅议“范式” 精选

已有 2963 次阅读 2019-4-2 21:01 |个人分类:读书心得|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范式一词是美国著名科学哲学家库恩在他的名著《科学革命的结构》中提出的。但在这本书中,他没有对范式给出个定义。可是在他那本书中,有几十处用到了范式这个术语。后来有人就paradigm一词做了专题研究,并把研究成果写成博士论文。可即便如此,大家还是对范式莫衷一是。没想到一个简单的语词,就像一条鲶鱼,搅动了整个学界。大家言必称“范式”。库恩本人也没想到,最后他认为自己打开的潘多拉魔盒过于邪恶,于是将其换成“不可通约性”,但为时已晚。大家只认范式,不认不可通约性!倒是在科学哲学界内部,知道库恩的不可通约性说得是什么。可问题是,又有几位对科学哲学感兴趣呢?

 

好像是爱因斯坦说的,一旦某个专业术语渗透到日常生活,将很难再把它重整为术语。而范式一词就是这么个术语。范式影响到人们的方方面面,就连美国的滑稽剧也用上了“范式转移”一词。一只刚刚孵出来的小鸡,见到外面的新世界,马上就说“范式转移”了。而库恩的这本书也被学术界批判得体无完肤。可有位老先生却说,什么是经典?就是经受过成千上万次批判而屹立不倒的著作,这才叫经典!库恩的这本小册子的贡献在科学哲学界功莫大焉。他开创出一个崭新的学术流派,科学哲学的历史学派,虽然以后库恩也还写过很多文章和书,但和这本书来比,只能说小巫见大巫了。现在凡是读科学哲学的人,《科学革命的结构》是必读书目!

 

范式,英文称paradigm.对这个词的来历也是很有意思的,实际上该词间接地源于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1916),在该书中他用了四对术语,其中一对即syntagmatique(组合关系)和paradigmatique(聚合关系),也称为横组合和纵聚合。索绪尔的这对术语非常有价值,它们为静态语言学奠定了基础。在索绪尔的语言学中,将横纵两种关系的交织称为组合关系和聚合关系。

 

将库恩的paradigm和法文的paradigmatique比较一下,就很明显了。于是我们便有了英文的paradigm一词。索绪尔的语言学术语,摇身一变,成了科学哲学的术语。实际上,索绪尔本人并未用paradigmatique一词,而是用associatif.但后人为了与syntagmatique对称,才将associatif更换成paradigmatique.从索绪尔本人用的associatif一词来看,还是比较准确的。它表达的是一种联想、联系的关系。改成paradigmatique外行人很难把握其中含义,其术语的地位就相应巩固。如果还是用associatif,那么它的命运是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从术语学本身的要求来看,paradigmatique的确比associatif要好。而且只有专门从事索绪尔语言学研究的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也不能苛求,毕竟《普通语言学教程》是学生笔记整理而成。1913年索绪尔就去世了,他的学生将平时的听课笔记以及索绪尔的部分手稿稿整理成书。于1916年在日内瓦出版,以后于1922年巴黎又出了第二版,直到1949年出到第五版。我国是1980年才由商务印书馆翻译成汉语的。现在我们读到的《普通语言学教程》是通行本,但还有一种版本叫笔记本。笔记本似乎更能体会到索绪尔的本意。就像马克思的著作,我们见到的都是通行本,但还有一种版本叫MEGA版,与通行本不完全一致。可是由于大家都在用通行本,MEGA版只能做研究用了。就像老子五千文的《道德经》,马王堆出的帛书本只有三千字,比它还早的100年郭店楚简本只有二千字。但无论是三千还是两千的古本,都无法取代现行的五千文。因为这期间积淀了多少人的研究工作啊!不能因为找到了古本就把后人的工作推翻。

 

那我们回过头再看范式,它已经被用滥了。无论怎么澄清都无法将其再拉回学术界成为术语。但对明白人而言,还是应在库恩后面的的不可通约性的层面上理解范式一词。在谈不可通约性时,还要引入可比较性一词。例如,强调两个范式之间具有不可通约性(incommensurability)的同时,新旧范式之间也存在可比较性(comparability),即新范式比旧范式具有更强的解决难题的能力。综上所述,范式和不可通约性可以画等号,因此可以将范式理解为解决科学难题的工具。只要工具可以继续使用,范式就不会转移。除非发生大的事件,把原有的理论进行修正或推翻,科学才能发生革命!就像牛顿力学遭遇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那样,物理学才会产生一定程度的修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171118.html

上一篇:我的个人公众号开放了
下一篇:从莱布尼茨到冯诺依曼

22 刘炜 郑永军 李剑超 应行仁 史晓雷 李毅伟 曾杰 强涛 武夷山 杨正瓴 李学宽 聂广 姚伟 刘浔江 尤明庆 李东风 姚远 魏焱明 王安良 赵凤光 zjzhaokeqin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19: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