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c Horse: An Elegant Bei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l6866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博文

芝加哥漫游之十七:寸土寸金

已有 725 次阅读 2017-3-19 21:41 |个人分类:海外观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芝加哥也不是。不仅如此,还遭一场大火,烧了个精光。但今天的芝加哥可不是这个样子了,尤其是“华丽一英里那边,更是寸土寸金的地段。

巴黎有香榭丽舍大街、纽约有第五大道,而芝加哥也有二块寸土寸金的商业繁华区,一个就是位于现在市中心的卢普区,一个就是著名的华丽一英里”。华丽一英里附近一带叫斯特里特谷Streeterville),其发端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叶斯特里特(Gorge Wellington“cap”Streeter1837-1921),绰号船长cap)与他的第二任妻子玛利亚(Maria)来到了芝加哥的时候。斯特里特后来将“斯特里特谷”命名为“密歇根湖区” (District of Lake Michigan)。更有甚者,他还宣布密歇根湖区独立于伊利诺州。从此以后便出现了长达40年的地产之争。

斯特里特是个传奇人物,扛过枪打过仗,当过杂耍团老板,火轮轮机手,什么行当都干过,但最厉害的是他当过棚户区的“老大”,动用各种手段和有钱人与政府周旋,成为芝加哥大火后重建的一位关键人物。他先是打算从用自己的雷乌坦号”(Reutan)游船向洪都拉斯贩卖军火。但1886年他们在密歇根湖上航行时遭遇风暴,把他们的船吹到沙洲上,陷在泥里。这个地方大约离现在的苏必利尔街450英尺的样子。风暴过后,斯特里特并未设法将船挖出来,而是以搁浅的船为家。从此便在这里不走了。

1871年芝加哥大火后,城市进入了迅速的发展阶段。地产商们纷纷寻找地方来倾倒建筑垃圾。斯特里特就让地产商使用沙洲,并要求他们支付费用,尽管他没有特许资质。于是沙洲就填满了建筑垃圾,最终形成差不多有186英亩的新土地。在此过程中,斯特里特将它们分块出租,很快那里便形成了棚户区。但是,斯特里特却担忧起来,这些棚户区会让“斯特里特谷”这片地贬值,于是就开始驱赶棚户区的住户。这样他就成为棚户区的“老大”。同时还与警察交手,成了名噪一时的人物。由于当过杂耍团的老板,很会宣传自己,成为各个报纸争相报道的对象。斯特里特还伪造文件,例如,他竟然伪造有克利夫兰(Stephen Groove Cleveland,在位期1893-1897)总统签字的文件。

1889年,警察想把斯特里特夫妇抓起来,但却遭到反击,没有得手。就在同时,另有一个说法是,斯特里特的游船是在风暴中是被拖到百万富翁费尔班克(Kellogg Fairbank1829-1903)拥有的土地上。费尔班克才是这块土地的主人。1893年费尔班克把斯特里特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出面把斯特里特赶走。可是斯特里特不服法院判决,继续出售那些地块。法院对这案子也没有判。那么其他地产商则意识到其中的潜在的利益,便修了一条通向市内的道路。不久这条路就成为湖滨大道(Lake Shore Drive)。实业家帕默(Potter Palmer1826-1902)买下一些地来开发。

19011220日,斯特里特在岸上搭了间板房,这就是斯特里特谷的第一所房子。1902年, 帕默去世了,斯特里特又宣称这里面有些地产是他的。而且还组建民团并搭建堡垒,保护“密歇根湖区”。可是,警察迅速将这只散兵游勇击溃。斯特里特那时年事以高,“老大”也不再进行武力的抗争了。但这位倔老爷子就是不服气,不是告我吗?咱们法庭上见!他上法庭已经是常事。1915年斯特里特和他的第三任妻子玛(Ma)再次出现在法庭。但1921年,斯特里特挂了,享年84岁。葬礼很有面子,棺材上覆盖着美国国旗。他的妻子玛遵从斯特里特生前的嘱托,继续为他的地产做抗争。然而法院一调查,玛不是斯特里特的合法妻子,只是同居而已。1936年,她也去世了,享年65岁。他的后代依然锲而不舍,可是这个案子涉及的面太广。法院还是于1940年结案。

斯特里特宣称的“密歇根湖区”的名称没有保留下来。但“斯特里特谷”却成为一个专有名词。或许它便是“密歇根湖区”的代名词吧。现在所在地在芝加哥河北面的近北区的77个社区。南面以河为界,西面包含密歇根大道华丽一英里的一部分,北面和东面则是密歇根湖。大部分资料都是这么说,可芝加哥市仅承认其中的一小部分属于斯特里特谷。不管怎么样,斯特里特谷涵盖了华丽一英里加上所有以东的地区。汉考克中心就压在斯特里特当年上岸搭建的那间板房上。那里才是芝加哥市寸土寸金的地方!

斯特里特街头雕塑


斯特里特照片


斯特里特和玛


“雷武坦号”游船


斯特里特伪造克利夫兰总统的文件副本


斯特里特与他的木板房


1915年斯特里特和玛出现在法庭上

斯特里特的葬礼(注意棺材上盖着的美国国旗和他的礼帽)

1868年大火后的芝加哥部分

左:密歇根湖区;右:随时间变化而改变的湖岸线

从水塔方向眺望湖滨大道(上图1886年,下图1934年)

1937年斯特里特谷的样子

1909年“芝加哥湖区”看上去荒凉一片(上图),同样视角向北看,出现了14幢新建筑(下图)

除第一张图片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上,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489-1040420.html

上一篇:芝加哥漫游之十六:千禧公园
下一篇:怀念李国平先生

6 武夷山 李竞 陈志飞 刘炜 史晓雷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6 15: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