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ch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cha

博文

阿丑流浪记 精选

已有 4774 次阅读 2014-1-24 13:41 |个人分类:人与动物|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阿丑流浪记    

 

谨以此文献给这些可怜的流浪犬和为科学献身的动物们。

 

 

阿丑是条狗。阿丑降生的时候,只知道那是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妈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她带到了这个世上。大约从妈妈咬断脐带后没多久,她就彻底地与妈妈脱离了关系。当她睁开眼的那一刹,看到的是主人嫌弃的眼神,虽然听不懂人类的语言,但是那嫌弃死的眼神不禁让他心生畏惧。被丢弃的那天,她差点冻死街头。饥寒交迫之际,遇到了一位好心人,吃到了香甜可口的面包和香肠,晚上终于能在街头的小角落里,能有一件破旧的衣服稍稍抵挡刺骨的寒风。这是多日以来,唯一一次睡着的晚上,梦里,他依偎在妈妈的身边,盆里放着美味的狗粮,暖气吹得他昏昏欲睡。

       阿丑是只杂种狗,只知其母,不知其父。论出身,妈妈确实有着戴安娜王妃一样高贵的出身,恰好安娜是她的名字。安娜是纯种的德国贵宾犬,她是个外表优雅,骨子里却风骚的女人。通体雪白,丰腴得恰到好处。一双灵动的眼睛,像水仙花缸底的黑石子,上面汪着水。头上别着红色的蝴蝶结,一个星期固定一天去宠物美容师那里打理毛发,专用的法国进口香波,洗头的,护毛的,香体的一样也不少。身上总散发着淡淡的玫瑰清香,每次上街自然是要迷死万千公狗。威武雄壮的阿拉斯加,小巧玲珑的贵宾;聪明伶俐的喜乐蒂,又憨又笨的松狮;帅气的金毛寻回猎犬,丑丑的沙皮狗都为其倾倒。阿丑出生的时候,她甚至都不敢瞅她。她对于她来说是无法抹去的耻辱。一看见她就会想到那只土狗,是他引诱了她,一想到这些,安娜倍感羞耻。天下哪有不疼孩子的妈,只是那孩子她实在不该要。阿丑被丢弃的那天,是一种痛苦的结束,然而是另一种痛苦的开始。孩子在外面挨冻的夜晚,她也彻夜未眠。

阿丑长得丑,一身灰不拉几的糙毛,四肢粗短,脑袋大,脖子短,还好嘴巴是嘴巴,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只是这眼睛,鼻子,嘴巴凑一块,看上去就是别扭,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再加上连日来,饱受饥寒,愈发显得瘦弱。数日来,她都在垃圾堆边觅食,晚上固定在城市街边的角落里落脚。

起初,角落里只有她一个,不久便多了一个同类。他们在街边的垃圾桶边认识的。那天,她正在扒垃圾堆,找到半截香肠,正准备凯旋而归的时候,扭头便看到一个浑身脏兮兮的怪物模样的家伙正在盯着她的晚餐。怪物和她一样是四条腿,只是怎么浑身光秃秃的,红一块,蓝一块,还有好几处皮肤都是溃烂的,尤其是耳朵和尾巴烂得都快掉了,身上肋骨凸显,还散发着一种令人作呕的气味,像是腐肉的味道。她立马失去了食欲,嘴中的香肠“啪”地掉了。那家伙虽然一直盯住香肠,却丝毫没有想要过来抢的意思。一想到晚上不能挨饿,阿丑叼住香肠往回走了。未料,那股臭味如影随形,一直跟她到住的地方。阿丑心想,他要是不怀好意的话应该早就对她下手了,所以只是没理他。就当作只是她一个人,囫囵几下吃了晚餐。那家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落脚了。晚上不远处传来痛苦的呻吟,阿丑没睡着,白天里看着那家伙不像是坏人,倒是可怜巴巴的样子。虽然涉世未深,凭直觉,那家伙不坏。内心经过一番挣扎后,她走到那家伙的身旁,用手挠了挠他,他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只是仍然痛苦不堪。“嘿,兄弟你怎么了?”好半天,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告诉她,他得了不治之症,是一种虫子寄居在他的皮下和毛囊,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已经无药可救了,主人都已经放弃了。因为这种病容易传染,他失去了主人的疼爱和昔日的朋友。遥想当年自己在赛场上是何等的威风八面,只是今日的他,空剩一副皮囊,丑陋不堪,风度尽失,另谁也识不出他是一只生性凶猛的藏獒。

阿丑,知道他的身世后,不禁也想到自己,竟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只是自身难保,所做的也只是每天把找到的食物,分给他一半。对他而言,这便是天大的幸福,在世间最后的岁月里,肉体上的痛苦已经让他生不如死,更难捱的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独守内心的枯寂。现在居然有这么好心善良的他陪伴。若是放在从前,眼前的阿丑,他决计是不会多看一眼的。现在才知道,自己当年的盛气凌人是多么的不对。只是,好景不长,病一天比一天严重,那虫子在体内不停地捣鼓,他痛得连滚带爬,阿丑在一旁手足无措,也是好些天寝食难安。终于有一天,阿丑也撑不住了,那夜,他累到在地。

清晨,冬日的一米阳光照进角落里,她猛地醒来,身旁的他却永远地睡着了。摸摸他的手,冰凉僵硬。他已体无完肤,有些处甚至血肉模糊。舌头被咬在齿间。阿丑反倒舒了一口长长的气,痛苦结束了。虽然相识不久,却是朝夕相处,还是他被弃后交上的第一个朋友。原本想自己遭亲妈和主人的嫌弃,已经够可怜,没想到,人世间还有比他更可怜的,嗯,也许,健康地活着比什么都好。她并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抛弃。既然来到世上,就坚强地活下去吧。阿丑把他拖到荒郊野外,好不容易刨了个坑,把他葬了,并在上面插了根树枝做了一个标记,也不枉相识一场。

       阿丑又变回一个人了,生活还得继续呀。眼看春天将近,她想老待那角落里还不如出去多闯一闯,见见世面,也罢,就此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寻找新的生活吧。

于是,她穿过了城市中央,越过了荒山野岭。春天便来了,她顿时也变得生气勃勃起来,四肢长壮了,个头也高了,毛色似乎也光亮了。她自己并不知道,只是感觉比冬天更有力量,冬天的食量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他了,这意味着她得掌握更多觅食的本领。可是,自己并没有什么本领呀。她曾经在路上碰到杂耍的,那伙计可厉害了,一连钻好几个火圈,观众连连喝彩。他当时都惊呆了,直到旁边的人作鸟兽状散去时,她怯怯地走向训狗师,人家连正眼都不瞧他,“丑狗,别挡道。”他没敢往下问。他想,我真的很丑吗?他一路狂奔,来到了湖边,水中的倒影是我吗?这是她第一次看清自己的面目。她自己不敢相信。尤其当湖边绿草如茵的草地上一只漂亮的蝴蝶犬在嘲笑她时,灰心丧气极了。伤心归伤心,肚子也饿得呱呱叫,只好拖着沉重的步子去找吃的了。他沿着街边走,走到城市较为偏僻处,隐隐约约感觉到同类的气息,不单单是同类的味道,仿佛还带了些血腥,总之说不清,道不明。不知道为什么,那股气息总牵引着他往前走。他强烈地感到将要发生点什么。

       眼前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大楼,他躲在楼前的大树后面。一辆大卡车停在了楼前,紧接着车上下来了几个全副武装的人,就剩两眼睛,一鼻子和一嘴巴露在外面。啪的一下,后车厢的门打开了,只看到一笼又一笼的箱子往下运,不到10分钟,全部都卸下车了。他偷偷地走近,才看清笼子里全是狗呢,不过这些狗除了毛色不一样,长相都差不多,全部带了嘴套,脖子上全上了链条。阿丑很好奇,这是要干嘛,仿佛已经觉察到危险的信号。他壮了壮胆,偷偷地趁人类不注意,从门边处溜进了大楼。整个大楼充斥着古怪的味道,陌生又熟悉。

   闯进一个房间,只见三五个穿白大褂的人,戴着口罩和帽子,手里挥舞着闪闪发光的刀子,刀子一下变红了。从缝隙中窥见什么动物四仰八叉地躺在那,想必已经死了,一动不动。阿丑心惊胆战,这是要命的事啊,赶快偷偷地溜出来。躺在那的是我的同类吗?他想,加上刚刚门口见到的那些狗,他愈加肯定了。他的同类有危险了。此时进退为难。听见人声,又有人类过来了,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立马蹿进另一间屋子。她又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数百个笼子里都是小小的,白白的,嘴巴上长了几根须的动物。动物们纷纷错愕地望着他。良久,动物里头有人发话了。

“伙计,小心死得更快,更惨,还是老实待那里吧。”

她懵住了。

“额,看来是新来的,没见过刀子,针头什么的。”

她问:“我不懂你们说什么,你们这是干嘛的呢?”

又有一只小鼠说话了:“看来,真是新来的,你不知道这是实验动物中心吗?我们小白鼠养着就是给人类做实验呢,包括你的同类,不过那都是些土狗,没名没姓,没出身的流浪狗。”

“什么是实验?”

“实验就是没事拿个什么针头往我们胃里,血管里,肌肉里面戳,也不知道是些什么玩意儿,戳完后,有的浑身没力气,有的晕头转向,有的直接挂掉,没挂掉的直接开膛破肚,甚至挖眼球,断尾,心肝脾肺肾通通都拿掉,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你的那些同胞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他们还有人性吗?”

 “他们打着为全人类造福的旗号,我们只是他们推动科学发展的牺牲品,伙计,你怎么逃出来的,还是赶紧走吧。”

“我是从外面来的,觉得这里面很奇怪,想进来一探究竟。”

“那得赶紧逃呀,会没命的,伙计!”

“可是,你们怎么办,我那些同胞怎么办?”

“我们反正是死路一条,逃不出去的,你赶紧吧!”

阿丑也害怕,他天性善良,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他决定救他们,可是怎么救,自身都难保。

“不,我不能丢下你们和我的那些同胞们,我们一起逃亡吧!”

“谢谢你的好心,你真救不了我们。”

“我们一起努力,制定详细的逃亡计划,好歹试一试!”

 小鼠们开始议论起来,鼠老大说话了:“大家先听听他的想法,你好歹应该初步有个计划吧。”

 阿丑沉思了一下,灵机一动,“你们先把这个大楼的布局图画给我,我得先找到同胞们。

接下来,凭着他极其敏锐的嗅觉,毫不费力就找到了同胞们。他们被关在大楼的地下室,那里暗无天日,乌压压全是狗。毕竟是同类,沟通起来比和那些小鼠方便多了。阿丑三下五除二把来龙去脉交代清楚。狗狗们纷纷表示怀疑,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瘦小的家伙行吗?

他们也不是没想过要逃出去,犬老大他们一伙还制定过周密的计划,似乎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这不东风不来了吗?他们窃窃私语了一番,决定放手一搏。阿丑和他们开始制定大逃亡计划。

   首先,他得十分熟悉大楼的布局,附近的地形,看守人员的作息;因为逃亡队伍比较庞大,只能在不同的出口分批出去;和他们交流时,他已经物色好了领队,鼠老大和犬老大作为领头,再把底下分成若干个小队,在他的统一调配下,按计划行动。麻烦的是,他在熟悉环境时,发现,远不止小白鼠和他的同类,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家伙,有地上爬的,天上飞的,路上跑的,就差水里游的了。这又大大的加重了他们的逃亡任务,好在又多了许多强大的帮手。总之,计划得万无一失,阿丑才发现自己原来有这般的雄才伟略。

逃亡选在凌晨4点,夜深人静之时,楼里暗潮涌动,一切按计划进行。大家也相当配合,逃亡进行了差不多两小时,一切顺利。他们迎着朝阳,乘着清风,奔向了自由。

当天报纸和新闻的头条是:某实验动物中心,数万只实验动物一夜之间消失殆尽。科研工作人员好奇之余更多地担心自己的动物实验不能如期进行。

这次逃亡,阿丑成为人人敬佩的英雄,英雄还抱得了美人归。美人是只丝毛狗,她崇拜他,爱慕他,而他呢,第一次在狗群中见到她的时候,那种感觉前所未有。两人结伴同行,路上告别了各路好友,开始浪迹天涯。

阿丑,一直在流浪,直到死。

 

后记

我始终都记得第一次上动物解剖实验课,那只颈动脉放血而死的黑羊。凄惨的叫声一直留在脑海中,那天夜里梦见羊来索命。还有那些被一连做了很多次瘤胃切开术的黄牛,无端端在腹部开个口子,又缝好,还没愈合,又开一个口,为什么不换一只牛,因为大动物很贵,这么多个班级做实验,不可能每个班分几头牛。而小白鼠更是常见,那是最常用的实验动物,每个人都不愿意成为小白鼠。

生命科学研究需要大量的实验动物,只希望我们多多关注动物的福利。

至于城市中的流浪狗,流浪猫,现在也有一些人在关注,建立了小动物救助站,但是远远不够。他们的存在其实最主要还是那些不负责任的主人,因为狗狗生病或者别的原因就抛弃他们,既然已经养了就要对一个生命负责任。在路上我总是碰到得皮肤病的流浪狗,想必都是被主人抛弃的。

有感于这些,所以写了这篇文。

 

顺便科普一下:

蠕形螨:犬蠕形螨病是由蠕形螨科、蠕形螨属的犬蠕形螨引起犬的一种皮肤寄生虫病。本病又称犬毛囊虫病或犬脂螨病。是一种常见而又顽固的皮肤病。犬蠕形螨多寄生在犬的眼、耳、唇以及前腿内侧的无毛处,多寄生在毛囊中,很少寄生在皮脂腺,严重时虫体可寄生于犬的淋巴结和其他组织内,甚至在犬的耳道、趾(指)间也可查到虫体,由于免疫功能下降常引起全身性蠕形螨感染。

初期症状:

通常为局部性蠕形螨病,感染初期患部脱毛,皮肤发红、变厚多皱纹,皮脂腺分泌增强,覆盖有银白色黏性的糠皮样鳞屑;罕见瘙痒,少部分会出现黑头、丘疹和小的红色突起。

后期症状:

全身性蠕形螨病的脱毛病变分布广泛,可遍布全身。出现黑头、丘疹和红色突起及病变部位出血。结痂通常表面存在继发感染,发展为毛囊炎、脓皮病等,这也会导致皮肤瘙痒。皮肤变成淡蓝色或红铜色,发出难闻的臭味。

    以我在宠物医院实习的经验,这个病没有很有效的治疗方法,容易反复发作。狗的生活环境特别重要,特别需要保养。

 

                   



原创小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36670-761867.html

上一篇:也谈大先生

17 曹聪 边媛媛 梁建华 陈沐 肖振亚 苏红 邓汉强 王春艳 庄世宇 廖晓琳 文克玲 张江敏 刘庆宽 陆雅莉 余国志 yklao yjsyme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30 10: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