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jf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ujf

博文

秦始皇&南越王——与父亲合写的博文

已有 834 次阅读 2018-11-6 19:10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最早的皇帝

——游秦始皇陵和南越王墓

 

我曾因参加学术会议而顺道游览过两位帝王的陵墓:西安的秦始皇陵和广州的南越王墓。一直想写一个游记,却因为工作繁忙难有闲暇而耽误至今。今天有幸趁交叉课程作业这个好机会来完成这个游记!

始皇帝嬴政作为中国古代“皇帝”的创始人,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而南越王赵佗却是很少有人知道。无论是国家的实力和版图,还是个人的知名程度、对历史的影响,赵佗都无法与秦始皇相提并论。更何况,当时南越王国地处蛮夷之地,越人民风彪悍又不属于中原文化;赵佗虽然建立南越王国自称皇帝,但在汉朝时却接受了汉高祖刘邦赐予的南越王印,臣服汉朝。赵佗被历史学者更称为南越王,不被认为是皇帝。尽管如此,我却觉得把这两位皇帝合起来写游记会更加丰富完善,因为这两个国家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命运息息相关。

在那诸侯割据战火纷飞的年代,不仅秦国与赵国好比是天平两头的砝码,孰轻孰重决定了那个年代的大势所趋,而且秦始皇本人生在赵国死在赵国,也与赵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秦赵之间刚刚经历了决定你死我活的长平之战那一年,有着半个赵国人血统的秦始皇出生在赵国邯郸。一天天地,在东躲西藏的惊恐不安中,秦始皇度过了童年。半个世纪后,秦始皇已经完成了“六国灭,四海一”、北抗匈奴、南定岭南的统一大业,他认为自己功高盖世,非三皇五帝所能及,于是取三皇五帝称谓中“皇”和“帝”的合称,自称“皇帝”,开创了皇帝制度。这时的秦始皇生活在对死亡的恐惧中。秦始皇想借大巡游的办法来躲避死亡,却依然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在最后一次大巡游的途中走完了他的一生。巧合的是,秦始皇死在赵国沙丘,这里有一处赵国离宫,当年秦国最大的敌人、英雄一世的赵武灵王也死在这里。命运之神如此有意的安排,不知道秦始皇在这里与赵武灵王相遇后,两位英雄在九泉之下将作何感想。秦始皇生前叱咤风云,而在死后却连自己的尸体也保护不了,和臭鱼一起腐烂发臭,更不要说他建立的伟大辽阔的大秦帝国了。在秦始皇死后,秦帝国的命运落在了两个赵国人手中:一个是赵高,一个是赵佗。

有关赵高的身世记载不详,众说纷纭。一说赵高是赵国公子,为报国恨家仇而自宫进入秦宫,伺机从秦朝内部瓦解秦朝以报仇雪恨。这一说法虽然缺乏确凿根据,但我认为却不失为一个绝佳的电影题材。中国历史上有许多绝好的素材本身就已经优美离奇、令人遐想,不再需要任何加工修饰,只要能如实复原历史,拍出当时人物内心澎湃的情感和复杂的心理活动,场景再做得诗情画意一些,烘托出惊心动魄的气氛,一定会是一部令人回味无穷的大片,又有助于历史普及,例如齐国亡国,齐太子逃到莒城隐姓埋名邂逅君王后的浪漫故事。可惜中国导演的历史知识太少,除了清宫秘史、武则天、杨贵妃等老掉牙的题材,也只会翻新赵氏孤儿,而且还太多虚构。) 另一说法是,赵高的祖上是赵国王室的远亲,作为人质来到秦国,赵高的母亲犯过罪受过刑,因此有残疾,只好在隐官工作,不愿见人也不愿被人看见,赵高父亲的工作与法律有关,因此赵高精通秦国律法。赵高家族世世卑贱。赵高的真实身份我们虽无从可考,但我们能从这些说法中看出来,赵高与赵国也有密切关系,有可能赵高也是一个赵国人。在沙丘,赵高、胡亥、李斯三人在各自利益的驱使下合谋,成功地除掉了扶苏和蒙恬,胡亥当上了秦二世。但利益驱使的团结终究是靠不住的,后来赵高发动宫廷政变,拒绝了胡亥退位封地、守陵、做老百姓的步步降低的请求,杀死了胡亥,“以黔首葬宜春苑”。现在西安杜南发现的秦朝大墓,墓室内被火烧得空空如也,让考古学者推测不像是盗墓贼所为,更像是有目的有组织的大规模破坏。考古学者联想到这可能是胡亥墓,一把火烧了秦宫的项羽同样一把火又烧了胡亥墓室。赵高加速了秦帝国的土崩瓦解,赵高对亡秦功不可没。六国灭后,多少六国遗老遗少仇恨秦朝,渴望复国,陈胜吴广、刘邦项羽,也不及一个赵高有效。如果赵高真是赵国人,带着报仇的决心而来,那他一定是如愿而去,又怎么会在意世人的评价。

言归正传,再回到赵佗。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秦始皇的雄心勃勃伸展到了六国版图之外,北方蒙古草原,南方辽阔的大海。于是这支在六国统一战争中战无不胜的强大的秦帝国军队被分为两路,一路三十万秦军北上修筑长城,抗击匈奴;另一路五十万秦军南下平定岭南。在南下途中,秦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不适应。地势复杂,北靠五岭,南倚大海,河流交错,再加上气候湿热,瘴气弥漫,百越人风俗奇特(考古表明那时的百越人就有吃蛇的习惯),顽强抵抗。秦军一开始并不顺利。聪明的秦军很快熟悉了地势,发现纵横交错的河道非常有利,于是秦始皇下令修建灵渠,连接长江水系的湘江和珠江水系的漓江。这样,南方军队所需要的粮草和战略物资可以源源不断地从中原运输到岭南。岭南终于被平定。接下来秦始皇要做的是巩固对岭南的统治。赵佗在这时初露锋芒。秦始皇在岭南设立了南海郡、桂林郡、象郡三郡,任命任嚣为南海郡尉,下设龙川等四县,龙川的地理位置极具军事重要性,赵佗被任命为龙川县令。赵佗上任后,提倡“和辑百越”的政策,他上书秦始皇请求从中原征集一万五千名洗衣女子移民至南越,加强汉民族融合。这一建议得到了秦始皇的赞赏和采纳。这也许是秦始皇和赵佗之间唯一的直接接触。秦始皇万万没有想到,在他死后,秦朝的命运就落在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小龙川县令手里。

沙丘政变后胡亥当政,这时的秦朝已经是千疮百孔。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犹如一点火星引爆了全国大规模农民起义。远在千里之外的岭南与风雨飘摇中的秦朝犹如两个世界。这时,任嚣接到了来自遥远的帝都咸阳的皇帝紧急诏书,命令驻扎在岭南的五十万南方军队立刻北上镇压农民起义,救国救国!接到诏书的任嚣已经病重垂危,他将赵佗召唤至榻前,出示了皇帝诏书,并拼尽最后一点力气说“秦为无道,天下苦之……番禺,负山险,阻南海,东西数千里,颇有中国人相辅,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国”,大意是,秦朝气数已尽,岭南地势险要,可以独立成国。然后,任嚣将南海郡尉印、委任状交予赵佗,赵佗受任为新郡尉。做完这些后,任嚣安心离去。五十万南方秦军是秦帝国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此时此刻,手捧皇帝诏书和南海郡尉印的赵佗正捏着这根稻草,他的选择决定了秦帝国的命运是苟延残踹还是走向灭亡。作为臣子,应当绝对服从皇帝的命令;作为军人,应当绝对服从统帅的调遣。但是在这秦朝危在旦夕的关键,赵佗选择了将秦帝国推向灭亡。当年平定岭南时作为入侵者身份,而现在赵佗立刻转换角色成为守卫者。赵佗迅速封关(严封五岭四关:横浦关、诓浦关、阳山关、湟溪关),绝道(断绝了中原进入广东南雄、广东连州、广西贺县、广西静江四条新道),筑起了捍卫番禹的三道防线,聚兵自卫,以防北方战火蔓延到南越。三年后,南越王国正式建立,疆土辽阔,横跨贵州东南、广西广东、福建南部,南临大海,赵佗称帝,定都番禹,形成与北方对峙的南方政权。五十万南方秦军最终放弃了他们亲手建立的祖国,遥望着北方,在梦境中回到家乡故土。

秦始皇的帝业建立在五代秦王的基础之上,那么赵佗可谓是白手起家。巩固了对岭南的军事封锁后,北方的战乱给予了南越大好的发展时机。面对刀耕火种、野蛮愚昧的南越,赵佗充分展示出他的才能。政治上,沿袭秦朝郡县制,有力管辖南越;经济上,推广农耕技术,发展农业和海上贸易;文化上,他带入了中原的文字和礼仪。另外,赵佗主张民族和睦,汉越通婚,他本人也娶越女为妻。北方经历了亡秦、楚汉之争后汉朝建立,处在休生养息时期的初汉也顾不上南越。汉高祖刘邦派陆贾出使南越。在激烈的争辩后,赵佗接受了刘邦赐封的南越王印,向汉朝称臣,但赵佗对内仍然称帝。岭南虽有天险,易守难攻,但在经济上很大程度依赖于汉朝。南越与汉朝的藩国长沙国相邻。在边界上,南越常常用本土的南海珍珠、犀角、象牙与长沙国交换农耕具等铁器。刘邦死后,吕后执政,她下令封锁了长沙国边境通商口。这使南越陷入经济困境,一怒之下的赵佗对汉朝宣战,进攻长沙国。在今天马王堆随葬的一件军事地图描绘了当时的战略布局,我们可以想象断绝经济来往后的南越与长沙国对峙在边境上的焦灼状态。汉文帝时,陆贾再次受命出使南越,两国之间恢复了贸易,南越再次对汉称臣。为了笼络赵佗,汉朝甚至在赵佗的家乡河北正定县为赵佗修建祖陵,并让赵佗家乡的亲族做官。

赵佗对南越鞠躬尽瘁、呕心沥血,在位六十六年时他走完了人生。虽然他出生年份没有确切记载,但从他出任龙川县令时已经成年可以估计,他至少有八十多岁的高寿,一种说法说他活了一百岁,是中国最长寿的皇帝。赵佗离世后他的孙子赵胡即位,现在看到的位于广州越秀公园的南越王墓就是第二代南越王赵胡墓。赵胡死后,他的儿子,在汉武帝身边当人质做马车夫的赵婴齐回国即位,并带回了在汉朝娶的邯郸妻子和儿子赵兴。而赵胡在赴汉前就在南越与越女生有一个儿子赵建德。于是,在中国历史上常见的废长立幼的宫廷斗争也在南越宫廷上演。赵胡死后赵兴即位,他的母亲成为太后。本来,经历了赵佗接近一个世纪的励精图治之后,南越王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国力。假设中原仍然处在战乱之中,或者汉朝皇帝没有作为,那么南越完全可能生存发展下去。可惜不能如南越所愿,命运偏偏又造就了另一个秦始皇——汉武帝。汉武帝在北方平定了匈奴,在西方开辟了丝绸之路后,哪里能容下南方小小的南越?!于是,讨伐南越的战争拉开序幕。面对汉朝大军逼近,南越上层也激烈内斗。一方面,南越王赵兴和太后(她本来就是汉朝人)主张撤销边境,归顺汉朝,另一方面,丞相吕嘉(他是跟随赵佗来到岭南的)认为南越创业艰辛,来之不易,坚决主战,决不投降。吕嘉发动政变,杀死了赵兴和太后,拥立赵建德为南越王,同时做好战略部署,封锁河道,调兵备战。在吕嘉身上依稀可见赵佗当年的身影,可惜的是今非昔比,今日的汉朝不是当年的秦末,今日的汉武帝不是当年的胡亥。汉朝大军终究越过了岭南天险,长驱直入,在广州珠江河面战船上击败了吕嘉。赵建德被活捉,送回长安,示众处死。南越王国宣告灭亡,历时九十七年,再一次回到了中原的怀抱。

今天,我站在秦始皇陵前。相比于附近兵马俑的人山人海,这里游客很少。瑟瑟秋风下,星星点点火红的柿子,更增添了几分凄凉。秦始皇陵南城门的夯土墙暴露于风吹日晒之下,一层层夯土层清晰可见,我检出一块石头,上面似乎有磨锉的痕迹。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当年,不知道是哪些民工辛苦劳动,一下一下夯实,汗水滴入了夯土,又是哪个民工恰好一锄头砸在这块石头上,不知道是哪个监工在这里监督工程。我站在南越王墓博物馆,这里的南越王印、丝缕玉衣、汉朝风格的龙凤玉璧、盛满在波斯风格器皿中的药丸、非洲象牙、现在写字还色泽鲜艳的墨丸、希腊风格的石块宫殿建筑,无一不在向世人展现南越曾经的繁荣、深受汉朝的影响、以及海上贸易的发达。假设赵佗当年选择了奉诏北上,即使不能挽救秦朝衰败的命运,但是镇压农民起义还是有可能,也许可以让秦朝多苟延残踹几年,后来的楚汉相争、汉朝建立说不准也会随之改变;假设赵佗还在世,也许面对汉武帝大军能多抵抗几年,南越王国就能多维持几年。可惜,历史不能假设。秦始皇和南越王赵佗,这一北一南两个最早的皇帝,留给后人的是无限沉思和遐想。

 

注:因为我的历史知识有限,再加上作业是在仓促间完成,如果文中内容有误,请老师包涵,并请批评指正。

 

 

                                               

                                                                            2011年12月20日  杭州

IMGP36552.jpg

秦始皇陵

 

IMGP36332.jpg

南城门夯土墙

IMGP17482.jpg

南越王墓

IMGP17832.jpg

南越王印

IMGP17802.jpg

王印说明

IMGP18742.jpg

玉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34172-1144895.html

上一篇:中华第一歌

4 李斐 信忠保 冯大诚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04: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