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师生关系“新倾向”,老板、服务员,还是家长制?

已有 756 次阅读 2019-4-18 11:1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今天无意间看到科学网的一篇评论,叫《评论:师生关系的新倾向与大学教育的未来》。点开纯属好奇,啥新倾向,为啥影响大学教育未来,大学教育的未来应该是啥?


文章写得很专业,一看是受过评论写作训练的笔法,具体解读我就不说了,也说不过人家。(原文: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4/425299.shtm,同样好奇的可以自取。)


评论文章嘛,百家争鸣,本来也是看一看,多一种思路,然后关掉了事。但是看到了一句话,引起了我强烈的情感,以至于要发篇博文来不吐不快:很多教师不适应这种师生关系的新倾向,他们仍然沉浸在以往的“师道尊严”的想象中。


white-male-1834100_960_720.jpg

“师道尊严”是我导师最爱说、最常说的一个词。当然语境都是我践踏了他的师道尊严。


一、师道尊严。


举一个最小最小的例子。他打电话让我给他取包裹、一大箱书(得上学校隔两条马路的邮局取,来回三四公里,当时夏天特别晒,也没有共享单车),我说这么沉,您着急么,我找个同学一起去取。然而,这就是我不看重“师道尊严”了:老师让你取书你嫌沉?你尊不尊重老师和书籍?人家老教授来开会,还自己拎呢,怎么到你这就拎不了啊?


那人家老教授都自己拎了,你咋要寄邮局,然后让我取呢?


然后费了好大劲顶着大太阳,把书弄回了学校。等到晚上六点,我也没吃饭,又下雨了。他说,我今天不过去了,下雨我怕你出门不方便……


之后在某个周五晚上6点左右,我跟同学在附近商场吃饭。他非让我立马把书送过去,他要用。我说我在吃饭,然后过去。——我又“不尊重他的师道尊严”了:你有空吃饭?那你在学校再多吃一年吧,论文也别找我看了,我给你申报延期。


好吧,我去。周五晚6点的北京学院路,你们懂的,在地图上都堵成鸭血粉丝汤色了。我坐个公交去,又嫌我去晚了,问我有钱吃饭为啥不打车,让他在家干等了我一个多小时。我不打车,又践踏了师道尊严。


嗯,你在家坐着看电视是被践踏尊严。我拎着一箱死沉的书堵在晚高峰的路上,是我不尊师重道。


扯远了。我觉得我这些事还是个例,他也是个例,我的想法和行为也是个例。可能我做事的态度和能力确实也有让他不顺眼的地方。但是吧,(说到这都该但是了)既然师生关系现在的讨论都已经到这个程度了,早成为了一个共性的东西,那就有其背后深刻的必然性。


我导师说过一句话(我还是很尊重他说过的话的),如果他一个老师不好好教书,是他的问题,说明他觉悟不行;如果我们学校的老师都不好好教书,那是我们学校的校风出了问题。但是,如果全世界的老师都不好好教书,那就是高教体制出了问题。


同理,一个我不看重“师道尊严”是我个人的问题,一个学校都不看重是学校的问题,很多学校都有这个问题,那就是……


另外有一个老师,挺和蔼的,教课是比他差了点意思,但是跟同学们的关系好。我导师很看不上他,“一个大学老师,靠买冰棍讨好学生们高兴,你的师道尊严呢?”


二、服务型师生?


我不知道这个老师践踏了自己啥,我觉得冰棍挺好吃的,也没觉得他低三下四了啥。


fourth-of-july-2458716_960_720.jpg


很巧,这位买冰棍的老师的行为,很像开头评论文章里的另一段话:


师生关系新倾向的特点就是服务诉求,即学生交费上大学后,由过去的向教师学习、请教转变成了一种付费服务,服务索取成为必然。而教师则转而成为提供知识的服务者或知识服务人员。正因为站在服务诉求的角度,学生不再视老师的批评为理所当然,更不能容忍老师在课堂上不当的语言攻击和在交往中的爆粗口。


显然,现在的师生关系已经不是过去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也不是一些传统行业里(如相声)的规矩。起码选导师的时候不用磕头吧。(反正我导师认为,我周末没去他们家做饭浇花,是我不尊重师门传统了。)


但你说我有多把上学这件事,当成逛超市,问“您好那个面包在哪,给我拿一个”。然后,你甩个脸子没搭理我,或者给我挑个长毛的,我回去投诉你?


似乎也不是。我相信大多数学生还是尊重老师、尊重知识的。大部分老师也是尊重职业、尊重自己、爱护学生的。


三、老板


在师生关系中,还有另一种称谓十分常见:“我老板。”


“廉价劳动力”是师生关系中的另一座大山。有别于我跟我导师之间的“精神压迫”。


比如有一次我们开题,结束后几个老师同学一起吃饭。吃完散了,老师们各回各家,学生们一起回宿舍,本来无事。我帮他背着包,一起往学校车库走。(地下车库的入口就在我们宿舍楼边上)


路上,另一位同学见包比较大,就说帮我拿会儿。我当时确实也累了,也没多想,就给同学了。然后我同学陪我到车库门口,把包给了他,他自己坐电梯下去了。


然后我凌晨3点收到了满屏幕的轰炸短信,大意是我给他背个包都有意见了,还让别人给拿。然后居然到车库门口就不管了,电梯下去到车上那段时间就得他自己拿。说我应该把他送上车,目送他离开。


没错,我又践踏师道尊严了。but,你开车离开之后呢?我自己逆着车流走出去?


student-2052868_960_720.jpg


他还觉得他对我特别好,没有在任何私活上压榨我,也没有逼迫我合作他的论文、项目。反而是他在协助我做一个我感兴趣的方向。


这也是实话,所以我没有感觉到过他是我老板,提起他的第一反应还是“我导师”。导和师的成分更大。


至于劳动力嘛,也难免,如果跟课题和科研相关,实践一下也没啥坏处。(主要学生也没辙)如果老师本身有公司的,就更难免了。放着个他捏得住的人的剩余价值不用,出去给别人上五险一金?人嘛,别碰上利益,你跺你也麻。


总之,在最后的致谢里我对导师大加赞扬,大肆感谢,穷尽我毕生恭维之辞藻——给同学念的时候大家都笑疯了。中心思想是一句“对我为人处世的深刻影响,令我终生受用”——学做人,反例,有时候比正面更深刻。


孔老人家早就说过了,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1173915.html

上一篇:今天的两条“寒门”
下一篇:985博士在985当青椒,性价比“没有最低”

2 王安良 王从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7 0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