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人跟人终究难以相互理解,因果相生不可强求

已有 1093 次阅读 2019-1-7 11:2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情感, 亲子, 学历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家长里短直到现在的电视节目也经常上演:

我是父母独女;爸爸还有个弟弟,叔家有个堂哥——堂哥是我们这辈唯一的男孩。

老家,爸爸和叔叔各有一处老房;由于我们不在老家,房子由爷爷奶奶居住。

天长日久,爷爷奶奶便生出了把他们住的(我爸的)房子,给我叔叔(间接传给他们孙子)的想法。

IMG_9969.JPG

从我的角度,可以“理解”老人的想法。一则我们早已不在老家生活,二则我一个女孩要房子“没用”。假如这个事摊开,就让我转让给他们,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当时的房子又不值钱,我又不很在意那些东西。


然而这些事情最终闹大。long story short,结果是,房子的产权没有动(就像啥也没发生过)。

但是爸爸心灰意冷,负气出差,时年10几岁的我在青春期很久没有爸爸的陪伴。妈妈近乎独自照看我,几年后生出大病;

叔叔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疾病,住进了安贞医院的监护病房,花掉了家里的积蓄,虽然捡了条命回来,也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婶婶对家族十分怨恨,堂哥一人将肩负起养家重担;

奶奶后悔不迭,在后来一年的春节突发心梗,险些送命、本来要做支架,但血管已经钙化只能保守治疗,随时有生命危险。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爸妈已经退休,奶奶、叔叔仍然带病生存。一家人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逢年过节其乐融融。

但我心中有最大的怨恨:

妈妈生病的时候,我才上中学。爸爸不在家,要靠妈妈的同事照顾。

我从小由姥姥、姥爷带大,总算不用带我了,他们还要为妈妈操心。

后来奶奶险些送命,姥姥兔死狐悲,担心自己有一日突然离去,家里很多事情没有着落。所以开始给两个舅舅分家,最终两个舅妈都不满意,姥姥在那年十一骤然离世,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当年我读研一,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研究生毕业找个好工作,回报姥姥、姥爷。而一切终成奢望。

妈妈仍在生病,姥姥又撒手人寰。我们在最孤独无助的时候,无人问津。

而一切,都是因为那场大闹而起——至今,始作俑者安然无恙,我的至亲却一个个倒下。

我如何不恨,如何不恨。


然而爸爸退休后,却把全部心思放在了老家。

时不时就回去,伺候爷爷奶奶无可厚非,那毕竟是生他养他的父母。

但他的心思又转回了叔叔和堂哥。觉得他们才是自己一脉相承之人。

他们建立了家族群,时不时分享堂哥堂嫂和孩子们的一举一动。

就算爸爸跟我和妈妈在这边,只要家族群有震动,爸爸立马拿出手机、表情欢欣。


我自然无暇顾及那些家族群里,不是分享小孩子连句话都说不清的无聊视频,就是“震惊、快看”“这十种蔬菜抗癌,不吃就晚了”!

我和老公都是生物学的研究生,在科研单位工作。他们不信我们,爱信这些,我有什么可说的?


本想就这样井水不犯河水。

昨天,爸爸来找我。厉声指责我近期没有回老家看奶奶,说他们这周末回,要我去。

我这周末要值班监控,前一阵年底各项总结,哪有时间,哪有?

爸爸说我是唯一从奶奶生病到现在,没有到场的人。

我堂哥开的小门市,就在老家县医院楼下门口,有可比性吗?有吗?

况且,他们怎么对我堂哥和叔叔的?怎么对我的?啊?


这也罢了,看奶奶也无妨,我换班,我搭人情,行吧。我自己的人情关系,我不努力维护,反而去在意这些我恨的、伤害我的,我疯了吗?

然后,爸爸嫌我不关注家族群。

我们每天的工作群、微信+QQ,就有处理不完的信息。这些信息我必须回,是它们在给我还房贷!反观那个家族群,是想窃取我的房子!

爸爸却要我在家族群里表现的“懂事”。

我想说,我没有再去闹事,给你们这一家子老弱病残雪上加霜,已经够懂事,是我最后的慈悲!

如果你要强求那些没有基础的感情,只会让我俩愈发疏远!


对了,我结婚的时候,家族群里的人,一个都没去。


我没有心力去管老家那摊子破事。

连我爸跟我都愈行愈远。

妈妈说,回吧,就看你爸面子吧。

自从姥姥、姥爷离世,回老家,“让我爸高兴”早就是我唯一的动机。

他却还觉得不够。

你的亲人与你血脉相连,于我却早已恩怨两清。

他们见我只会说一句,“小学毕业也能当老板,研究生还不过是给别人打工”。

我不需要这样的言论。学历不代表什么,但也是我从小在这样孤独无助的环境下,自己努力拼搏才奋斗得到的,我并不为“死学习”感到惭愧。

也许我不够成功,双商不高,无法让他们喜欢我。但我同样不需要他们的认可,也不需要他们觉得我懂事不懂事。

我要维护的感情,没有你们的份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1155753.html

上一篇:“导师说我论文不行,不让我毕业”
下一篇:应不应试,又能怎样

1 郭景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10: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