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导师说我论文不行,不让我毕业” 精选

已有 15804 次阅读 2018-12-27 20:54 |个人分类:与导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师生, 论文, 延期, 研究生

今天的室外温度突破零下10,我坐在公交车上戴着手套捂着围巾,思考如何度过这漫长的拥堵而寒冷的路程。

没两站,旁边坐过来一个姑娘,插上耳机拨打电话。张口第一句话便是:

导师说我论文不行,不让我毕业


作为险些延期的过来人,我对“不近人情”的导师可谓“深恶痛绝”,就快扯下她耳机来执手相看泪眼了。

但听着听着,似乎又觉得,她导师是对的,姑娘……


一、思维逻辑

导师说我们会计专业的实习,就是为了写论文的,我这个实习偏偏跟论文没关系,哎

(我内心:那你还实习,姑娘……)

我在一个国企,人家哪能给我看数据。肯定怕我发现问题啊,它们财务肯定有问题

(真牛,人家怕你一个实习生发现问题?你当国资委是闹着玩的?国企的财务都是领导亲戚在那坐着好看的?)


这个姑娘的思维逻辑似乎有些许的混乱。她在自己的某种定式里(我就要去这个实习,我导师说实习不好是导师不对,我认为实习跟论文没关系;我得不到数据是对方不让我看,不让我看的原因是国企有问题),但其中都不能构成因果关系。


当她说出那句“我导师说我方向、框架都不对”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二、抓的“太大”

我不是学金融财会的,当她开始说一些论文细节、专业性的术语的时候,我就“出戏”了。但听着听着——相信诸位博友可以窥见一斑。


我一开始想写《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我导师说不行

(what?这个你要能写明白了,就可以拯救在ofo排了六层楼退押金的广大人民群众了。)


他说这个太大了,让我从一个公司着手。我选了华为

(我听到“华为”的时候,一口口水没咽好差点呛出来……)


我是不懂金融啊,但是根据这么多年在学校里的经验,对“外专业”有一个直观的感受:连外行都知道这是一个特别nb的人(事件),那对本专业来说就是天大的事。哪怕你没太听过、只略有耳闻的人,在人家专业也绝对是一流大牛……还有好多那个领域的超大牛,外行根本就没听过。


比如有一次我看电视节目,问“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写的哪个季节。

选手答夏季,看到答案是“秋季”的时候就特别后悔,说“月”应该描写的中秋嘛,他“疏忽”了。

其实这不是疏忽,就是不知道。

这首诗叫《子夜吴歌·秋歌》。

如果有这个知识点的话,是不可能“疏忽”季节的。

而且它的作者是——李白。

即使李白这样响当当的人物,他的作品对一般人来说也是有很多盲区的。

当然我去问中文(尤其古代文学甚至唐宋文学)方面的人,《子夜吴歌》对人家来说就太小儿科、流传太广泛了。泛到大家不会去分析、不会去谈的那种。


所以我窃以为,分析华为,大概就相当于要分析《李白与静夜思》吧。

作为一个本专业的研究生导师听到的话,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我导师说,你就打算写成新浪财经的水平吗?

(能不能到新浪财经的水平都不好说。)


就像我导师是做头孢菌素C酰化酶的。我本科的时候只跟着他做了基因工程过的可以表达cpc的E.coli的培养。假如我到研究生了,写了个论文题目叫《头孢氨苄是如何抗菌》的,他会不会当场昏倒。

然后他说你这个论题不专业,让我重新写,我来了个《常见的广谱抗生素有哪些》。恐怕连对医药保健求知若渴的老年人也不愿意看。


三、没有区分开“本科”和“研究生”


我报表也看了好多,数据也收集了好多。但我导师说,如果你写出来的东西,让谁看到都能用你的材料分析出来,就没有意义,就毕不了业。”

(你去收集上市公司的年报当然谁都能看……毕业又不是搬砖,你堆得多就好)

我觉得我公式也用了,理论也有了,怎么就不行呢


这个问题可能很多研究生开题的时候都会遇到,你觉得这个思路是有意义的,其实没有。你还停留在了收集、重复的层面上。


比如我本科的时候拿着实验室的菌种,用现成的配方,去培养就好了。在这个过程里,灭菌、涂板、记数、检测、简单的数据分析,就是我应该掌握的基础知识。


但是如果到研究生还每天配个琼脂去涂板,不思考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能怎么提高产量、能不能用其他微生物表达、这个基因还能不能进一步改造……还有啥意义。


有一个朋友是学中文的,读研打算分析“词”。那么,你就不能写成“宋词鉴赏辞典”,拍一首词,里边哪个字是借用了哪个意思,这首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心情。不好意思这是高考的诗歌鉴赏。

用他们的话叫“文本细读”。研究生则必须要跳出“文本”,站在理论高度。如果你写了50万字的读后感,有啥意义。


果然。

她说到:“我本科时候就是这样这样做的,做的还挺好的,怎么一读研究不是这样了啊。我也挺努力的,我导师就是说我不行。”


突然想到了科学网那个常谈常新的话题:师生关系。


在师的角度,这个孩子的确(目前的)研究水平“有限”,达不到一个合格的会计研究生的水平。

在生的角度,他认为他很努力的在做,只是有些数据他拿不到(国企怕他找出错)、有些分析他不知从哪入手。最后都是导师在为难他。


立场不同,角色不同,水平不同,自然就会矛盾重重。


想我当年的被延期,应该也是如此吧。我觉得我在努力的做,但离导师的想法还是差很远,远不够专业级水准。最后归结于老师找我麻烦,实习单位也我麻烦。然后上升到教育体制不合理、研究生培养制度不合理,中国的高等教育太水。引发一系列的牢骚。


其实都不是,都是你自己太水罢了。


四、结语。


这一路很快就过去了,我略带遗憾的下了车,希望她能尽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方向。

专业理论都是有的,普通人的天赋也没有太大区别。不想做到成名成家的话,达到一般毕业,不会很困难。

临刷卡,听她说了一句话:

没事,我也不后悔考研。当你觉得痛苦,你自己跟不上、做不了的时候,说明是你的平台变好了。如果你一直自我感觉挺顺,说明你也没有机会成长的更优秀。我觉得现在这种痛苦,正是我应该经历、也想要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1153881.html

上一篇:《生活大爆炸》主线小记(更新)
下一篇:人跟人终究难以相互理解,因果相生不可强求

37 王振亭 沈律 苏德辰 吴明卫 王茂清 周春雷 孙弘 杨远源 黄仁勇 孙杨 彭美勋 黄永义 李东风 胡涛 雷宏江 李雪 张波 杨子辉 李学宽 陈楷翰 杨金波 杨洪强 曾荣昌 汪啸 虞左俊 饶东海 文克玲 王德华 应行仁 罗鸿幸 郭战胜 石磊 魏泉 彭真明 孙颉 郭景涛 崔宗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19 01: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