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浅浴红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aibiaji 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

博文

入坑大熊猫 萌翻过后持久的“沉重” 精选

已有 9690 次阅读 2018-1-15 17:06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去年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新闻,大熊猫福顺“倒栽葱”图片入选时代周刊2016年度图片。

3801213fb80e7bec304927e9252eb9389b506b22.jpg

图均来源网络,侵删


在这张“全家福”里,又捧红了另一位学姐“毛笋”。(圆满的上边)

38dbb6fd5266d016ecac44659e2bd40734fa35c2.jpg


以前只知道滚滚是国宝,但究竟能可爱到什么程度,真没细致的关注过。为了看福顺和毛笋的其他萌照,我在微博上关注了央视的ipanda熊猫频道。它每天会更新各种滚滚的视频、图片,还有一些剪辑。我最爱看“熊猫top榜”,视频里给每位团子配了音,还是四川话,你干啥子喃~


刷多了吧,ipanda的更新量就不能满足我了。ipanda的评论里有很多“老司机”,跟大家学习关注了“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卧龙大熊猫俱乐部(也发中心的猫)、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简称“基地”)、pandapia(跟基地合作的直播平台)。


入坑,应该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一、了解了一点谱系。

给熊猫起名字,也是为了简单了解他们的谱系。毕竟圈养大熊猫就是那么几只最早的后代,mk值越来越大。

还拿“心上熊”福小顺来说吧。他妈妈叫“奇福”(奇福的姐妹叫奇缘、奇一、奇果等等),他就接着妈妈的“福”字为“姓”,叫福顺,他妹妹叫“福来”。

c0184b30ly1fi42t1k08gj20fk078af6.jpg

ipand的banner是福顺的妹妹“福来”的背影


比如经常出“小灰灰”的成家班,老九叫“成就”,老十叫“成实”。这就让区分大家的谱系变得so easy了。

timg.jpg

福顺的小熊友成实


以上这些熊猫是基地的熊,中心熊的mk值会低一些。中心比较注意这方面问题,并且在引入野生血统。去年“草草”发情期放到了野生环境中,怀了具有野外血统的小熊猫(不是另一个物种小熊猫),可惜草草仔夭折了。应该不至于是生殖隔离的问题,但草草仔确实有先天疾病,具体探索分析交给专家们吧。


比如中心雅安碧峰峡基地的“小仙女”乔伊,和傻弟弟“乔良”,他们的妈妈乔乔和爸爸白杨都是野猫,血统相当“高贵”了。

timg.jpg

大熊猫乔伊


不过正因为乔乔是野猫,在乔伊姐弟才半岁的时候(大熊猫一般是三四月发情、七八月份产子),中心为了让乔乔继续参与下年度的繁育,就给强制断奶了。去年乔乔果然又生了(据说要叫乔珊、乔适),中心繁育数量创了新高,却一点不为之高兴。真怕乔伊长大以后也是这种命运。

基地也有一只“珍贵”的母野猫,叫北川,是2008年地震的时候从北川救回来的。不得不说野猫还是真漂亮。不过北川一直没有生,只假孕了几次。可能还是受伤了吧,anyway,虽然从基地种群来说希望北川能生,对她自己来说还是希望北川熊生顺遂就好了。

f276ffe6929a4b478ad26c4bf8b57a31_th.jpg

大熊猫北川。又叫“川包子”、基地之花。


不过,基因价值好的熊猫就要经常参加繁育,不好的可能被送去打工、野培,或住不那么好的圈舍,想起来都很可怜。不过这里也有一个矛盾,一些基因价值不够好的熊猫,正因为他们的祖上是名种猫,它才有很多的兄弟姐们……

(熊猫野放相关新闻: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1/399047.shtm



二、伞形物种。

大熊猫在保护下个体数量不断上升,已经从濒危变成易危了。那我们还需要保护它们吗?当然了,这么可爱的动物……

看中心的微博,发现他们偶尔也晒小熊猫。基地也养了孔雀“沈王爷”。经科普,成年大熊猫在野外几乎没有天敌,所以很多生物跟熊猫共生、获得他们的庇护。其中就包括小熊猫等等。

s.jpg

基地的沈王爷

006zOG0Ugy1fndskrbw1mj31kw11x1l0.jpg

中心喂养的小熊猫


大熊猫在地球上生活了800万年,几乎是动物界的活化石,研究其古生物资料,可以探寻几百万年来的地质、生态变化。

所以,作为旗舰物种,保护滚滚,也是保护N多种的动植物。

题外话,去年有幸去了趟沙坡头,看了里边中科院寒旱所的一些成果,最重要的当属保护包兰铁路不受风沙侵袭。听专家讲解,一些植物可以固沙,经过数十年形成薄薄的土壤层。当土壤形成、不同类型的植物都慢慢成长,虫子、鸟类也会被吸引过来。有了虫子和鸟,这些虫媒便可进一步帮助植物繁殖。这就是生态圈的良性循环,滚滚之于卧龙保护区亦如此。

看到西成高铁穿越秦岭,无数动保专家考察当地环境,当地村民希望通高铁也希望保护好栖息地的朱鹮、大熊猫时,还是很感动的。人与自然的平衡,真的很难。

(西成高铁相关新闻: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11/394837.shtm



三、人类的干涉,有感动,也有不知所措

前一阵有一个视频,行人在路边看到了一只野生滚滚,而它也隔着栅栏不停的看着人类,好像在打招呼。

而有人更是指出:滚滚可能是想穿过这条公路到对面去。人为的栅栏使野生动物栖息地碎片化!

近期一篇文章指出,由于放牧,牛羊等对树木的损坏极其严重,野生的杜鹃等植物快速消失,大熊猫们找不到用来“标记”的树。同时,华南虎野外灭局,各种豺狼虎豹的命运集体堪忧。

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而我们即将见不到豺狼么?

即使在中心、基地的官微底下,打工猫的生存困境、基地熊猫批量螨虫眼饱受质疑。

喜讯是5年前野放的“淘淘”回捕,身体健康。

担忧是无论野生动物、还是圈养大熊猫,命运都不过如此。

被国人、乃至世人广泛喜爱的大熊猫尚且如此,其他动植物呢?

7e434b02gy1fngezinx2oj20k00dc0u7.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08002-1094997.html

上一篇:考研班“押题”是投机噱头 投机的究竟是谁
下一篇:当学生吐槽导师的时候 是不是真的介意干活做事

8 吕洪波 易雪梅 黄仁勇 汪晓军 尤明庆 王崇臣 ncepuztf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4 09: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